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五章探点

第五章探点

 热门推荐:
    这把刀比丁夜从卡牌上看到的还要长,刀身两侧带有的突刺,散发着冷冽的寒光,只是拿在手里,他就感觉双臂好似结了冰一般,阵阵冷气不断从刀上传来。

    “这就是二星级残卡附带的武器么,果然跟我工作的那把差太多了。”丁夜目中流露一丝惊叹,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后,放下刀重新把星盒拿起来。

    盒子上除了两道卡槽外,反面有一个细小的按钮,是拆卸它的开关。

    由于丁夜没有‘面具’,无法得知刀的属性,也无法得知它的具体消耗情况,所以只能把盒子拆掉,查看里面的结晶。

    这个世界能够战斗的卡有两种,一是整卡,可以召唤出完整的感染兽;二是残卡,只能召唤由感染兽尸体制造出来的武器、防具,以及其他各种功能的道具。

    而无论使用哪种卡片,它们都要消耗一种物品——结晶。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但丁夜通过一星期的接触下来,也从余成那多多少少知道了,关于卡牌使用的一些事。

    整卡使用消耗能量点、结晶,残卡使用只需消耗结晶。

    能量点影响到怪物的召唤星级、条件,而结晶则影响到卡牌的存在时间。

    一级星盒自带一点能量,一百块结晶,前者自动恢复,后者在消耗殆尽之后,需要持卡人到专门的店里去补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能量点无论星盒级别有多高,均是一点,只不过级别高了之后才能召唤高级的感染兽。而结晶则反之,它会随着星盒的级别不断增长。

    像丁夜手里的二级星盒,里面的结晶有二百块,下班的时候余成补充过,所以他拆开星盒,就能知晓系统给的残卡,每分钟消耗的结晶量是多少。

    “一百七十七……一百八,嗯,刚才是多长时间来着……对了,五分钟。”丁夜数完后,心中了然,“这张卡存在一分钟,消耗量是四点结晶。”

    他的这番举动,表面上看起来很多余,但事实上却是确实非常重要的。

    因为使用卡牌的时候,会有星光显现,所以把刀存放星盒,偷偷给余成一刀是不现实的。系统任务里也曾提过,他只有一次动手的机会,并且拟人的警觉性很高,当星光亮起时它一定会发现,做出反击。

    丁夜想要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动手,得提前把刀取出来,藏在暗处给予余成致命一击,以此为前提下,结晶的数量,就尤为重要了。

    把拆卸的盒子装好,丁夜想了想,随即来到存放结晶的货架前,翻找了一会,但却再没找到多余的结晶。

    “算了,先用剩余的吧。”丁夜没有感到沮丧,算了算星盒里的结晶数量,一百八十块,能让他使用四十五分钟,这段时间也差不多可以了,不必要求太高。

    一下午的时间,他当然没闲着,思考了很多,这其中包括动手的地点,细节等等,不过想法只是想法,他还需要去完成最后一件事。

    看了看时间还够,距离余成送货回来还有一定时间,于是他来到二楼,找了件平时不怎么穿的衣服换上,接着放下星盒出门了。

    红远坊的位置不算远,大概在他住处的两百米左右,刚好是南边平民窟与平民区的分界点。

    从后院的门离开,丁夜顺着街道往前走,不过目光却不是平行的,而是一直盯着地面,同时也在默默数着经过井盖的数量。

    直到他走到‘红远坊’,脚步才停了下来,左右观望了几眼,他便钻进了旁边的一条胡同。

    这里没住人,右侧土墙长满了茂密的爬山虎,而左侧则截然相反,是用石砖垒成的光滑墙面,与右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沿着胡同一直往前,走了几十米远,丁夜终于如愿看到了新的井盖。

    “应该是通的。”他抬头向左边的砖墙看去,几米高半开的窗户里,依稀传来嘈杂的人声。

    略微思索,丁夜接着毫不犹豫的打开井盖,看了眼黝黑的地下,悄然爬了下去。

    七十七区的地下通道有很多,不过却不是下雨时用来排水的,因为有着隔离罩的存在,无论刮风下雨,都无法渗入到城区,全被挡在外面。

    所以地下存在的,大多就是充满恶臭的排泄物,以及人们使用过的污水了。

    两者混合在一起,丁夜刚顺着梯子下去,就差点没忍住呕吐出来。

    好在他的意志比较坚定,强行忍耐住后,紧皱着眉头,从梯子上下到了水面。

    入脚处又黏又湿,踩在水里,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滑倒,丁夜定了定神,尽量不去想脚下的都是些什么,抹黑往左边一直走。

    庆幸的是,污水并不算深,仅没到膝盖以下的位置,行走起来不会觉得吃力。

    隔壁就是‘红远坊’,所以他不需要走太远,听到人声后就停了下来。

    黑暗中,头顶上方隐隐传来一丝光亮,以及伴随着人的脚步声、谈话声。

    “到了么?”

    丁夜抬头,凭借着微弱的光芒,找到上去的梯子,爬到三分之二的位置,便不再动了,侧耳听着上面传来的动静。

    等了一会,脚步声、说话声消失后,他才尝试着挪动铁盖。

    “可以打开。”

    他精神一振,心里最担心的事没能发生,心里也不由长长松了口气。

    上面通往的不是厕所,而是出来洗手的地方。盖很小,有着许多缝隙,不像外面的井盖那样宽大,只留给他伸头的空间。

    确定这一切后,他也没多看,把盖子合好,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后面才是计划里最难的地方,他不能从下来的井盖出去,只能凭着之前在地面的记忆,抹黑往前走。

    因为地下没有灯光,一片漆黑,他期间滑了好几次,几乎要一头栽倒在地,与脚下的污水做亲密接触。

    “这个任务太,唉……”

    丁夜一肚子苦水,闻着四周浓烈的恶臭味,想找人发泄情绪都做不到。

    心里计算着上面井盖通往的方面,走了十几分钟,丁夜捂着鼻子,终于在某一处停下。

    最后,他心里反复回忆了几遍,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后,才顺着梯子,动作缓慢的爬了上去。

    打开井盖,久违的光明再次传来。

    上面,通往他后院的门。

    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丁夜合上井盖,瞥了眼附近,然后快步开门,来到院子里,用最快的速度把身上衣服脱下,扔进了还未收拾的感染兽尸骨堆里。

    找到专门处理感染兽的火种,丁夜点燃,望着渐渐升起的火苗,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探点的工作终于做完,任务时间太紧迫,这已经是他能想到最好、也最合适的办法了。

    “小余,回来了啊。”

    “嗯,刚回来。”

    这时,大门外忽然传来了余成跟邻居老林的交谈声。

    丁夜心里一紧,看了眼衣服烧得差不多了,接着小跑到了大厅洗漱间,在余成开门的一瞬间,钻进了里面。

    ‘砰!’

    随着洗漱间的门重重合上,余成的大嗓门也随之传来。

    “小夜,我回来了,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