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七章‘陷阱’?

第七章‘陷阱’?

 热门推荐:
    “美女,又见面了。”余成来到七号桌的黄衣女人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之意,用略带贪婪的目光看了后者几眼,笑眯眯的道:“今天又漂亮了。”

    “谢谢。”黄衣女人眼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媚意,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她的眼神好似会说话,余成的心跳在一瞬间,仿佛都加快了许多。

    漂亮的女人他不是没见过,在他长山白狐一族,也有非常多容貌俏丽的女性,可他从来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拥有一双如此勾人的眼眸,能让他只是看几眼,就如痴如醉。

    如果不是她身上的衣着过于普通,余成还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女人能出现在乌烟瘴气的赌场。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从昨天见到她,后者对待自己的态度很温和,不止没排斥,甚至还不断的主动与自己聊天、接触。

    白狐化为人性的外表,几乎没有丑的,所以余成一直对自己的外貌比较自信,尤其是在这个普遍长的歪瓜裂枣的赌场里,更能显得他格外突出。

    “她好像对我有点意思……”余成心里一阵躁动,还要再跟她说些什么,后者却露出了歉意的神色:“抱歉,等一下,有人找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耳,余成会意,忙点头:“先忙你的,待会再聊。”

    女人刚离开不久,丁夜刚好从厕所回来。

    “就是她吗?”丁夜看了几眼远处的黄衣女人看,随即收回视线:“你们很熟?”

    “以后会熟的。”余成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怎么样,长的还算可以吧?”

    “可以。”丁夜的心思不在这上面,看女人的衣着,应该跟他们一样,也是平民区的人,这样一个没钱但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赌场,目的自不用多说了。

    他奇怪的是,‘红远坊’只是个中小型赌场,以女人的姿色,为什么不去城中心,而是偏偏来到这里?

    不过他并没来得及想太多,因为就在这时,忽响起了一道粗狂的男声:“呦,快来看,这是谁啊!”

    丁夜抬头,三个彪形壮汉挤开人群,往这边走来。

    他们自然不是对丁夜说的,为首的一人在余成面前站定,发出了啧啧的声音:“怎么又来了,难道昨天还没输够?”

    看到他,原本挂在余成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冷哼一声,没有搭话。

    然而为首的人却不愿就此放过他,继续取笑:“我要是你啊,几十块钱都不好意思来这,真是丢人!”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余成搬出了之前对丁夜的那套说辞。

    “哈哈哈……”三人一听此话,笑的前仰后合,为首之人更是拍着后面人的肩膀:“明明是想靠小钱来白日做梦、幻想一夜暴富,还小赌怡情,说的跟真的一样,笑死我了。”

    余成的脸色阴沉下来:“成凉,我今天不想跟你吵。”

    “我没跟你吵啊,实话实说而已。”成凉止住笑声,耸耸肩,看向余成的口袋:“今天带了多少,有一百么?要不来几把?”

    “没兴趣。”余成刚要转身离开,但恰好黄衣女人也处理完私事返回,一看到她,成凉的眼睛顿时发亮,故意抬高声音,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余成,别跑啊,你是不是怕了,来赌几把!”

    说着,成凉还特地从口里里,抽出了一叠厚实的钞票,像是给余成看,也像是给黄衣女人看:“我知道你没多少钱,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三千,咱们玩小点,赢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三千块?

    余成心动了,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在不乱花的情况下,完全够普通家庭生活五六年,甚至还有富余。

    更何况,旁边还有他爱慕的黄衣女人在,拒绝也不太合适,想了想,他犹豫不决的问:“你说玩小点,这要玩到什么时候?”

    成凉笑道:“先别着急啊,这样吧,我吃点亏,你一块顶我一百总可以了吧?”

    貌似有些不对……

    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的丁夜察觉到了什么,但却没开口劝阻。

    是挺不对的,谁都可以看出来,不止是他,余成的内心也在做激烈的挣扎,陷入短时间的沉默。

    “哎呀,你还考虑什么呢?”成凉一副自己吃了大亏的模样:“就算你运气不好,最多也就输不到一百,而我呢,那可是三千啊!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此话一出,丁夜和黄衣女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余成。

    成凉说的没错,无论怎么看,余成都不会吃亏,只是几十块钱,他又不是没输过,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他还看到了黄衣女人眼里有了明显的变化。

    “如果我赢了,这么多钱,她会不会……”余成自然能猜到,黄衣女人为什么出现在赌场里,很是纠结了一会,才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这就对了嘛。”成凉仿佛早就料到他肯定同意,一边笑着,一边给身后两人使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撸起袖子,开始驱赶七号桌的赌徒。

    “都让让,去别的桌玩!”

    “走走走!”

    对于这些人,他们毫不客气,动作非常粗鲁,然而这不太合规矩的举动,身为赌场工作人员的‘王哥’却像是没看到,默默的站在门前,背对着场内,一句话也不说。

    只要不打架,不出千,他没必要去管这些事。

    七号桌的中年发牌员更不会多说什么,等桌前的赌徒全被赶走后,才淡淡的问:“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

    “玩什么?”

    “最简单的,比卡片星级大小。”

    “好的。”

    两人就座,发牌员拿出了七张报废的卡牌,展示给他们看:“从一星到七星,七张卡牌,我洗牌之后,你们各自抽取一张。”

    “嗯。”

    对于谁输谁赢,丁夜不是很期待,因为他知道余成一定会赢,至少,在他没有拿出几十块钱之外的物品或钱时,一定是这样的。

    系统任务里说的很清楚,当余成输掉所有钱后,会进入狂暴状态。

    但只是输掉几十块,就能让他发疯、狂暴?

    当然不可能,所有钱……肯定指的不仅仅是这些。

    这是一个局,黄衣女人应该跟成凉认识,他们的目的不是这几十块钱,而是余成身上的……其他东西。

    果然,一切像他猜测的,第一轮结束,余成赢,成凉输。

    第二轮、第三轮……余成赢多输少,半个小时过去,他面前的钞票在逐渐增多,而成凉面前已所剩无几。

    丁夜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余成的呼吸节奏变得急促起来,同时眼里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光芒。

    激动、惊喜、专注、痴狂都有。

    不断赢钱,让他瘾头高涨,什么小赌怡情,什么女人,统统扔到一边!

    此刻在他的眼里,就只有桌上的卡牌,以及那一叠叠的……钞票!

    很快,成凉的三千全部易主,来到了余成这边。

    然而成凉神色却没发生变化,平静的对身后两人道:“你们的钱呢。”

    “在这。”两人各自取出了一叠更厚实的钞票,放在桌上。

    虽然不知道数目,但两者相加,据估计能有接近一万。

    看到这些钱,余成的目光更炙热了,死死的盯着,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我这里还有一万,你还玩吗?”成凉面带微笑的问。

    “玩!当然玩!”余成生怕成凉走了,连忙急声回应。

    他的运气从来没有哪次,能如今天这般好,这时不赌,还等何时?

    “不过你现在也有钱了,我们不能像之前那么玩。”成凉提出了一个要求:“一百对应一千?可以么?”

    “可以,可以。”余成快速的点头,成凉的要求很合理,依然是自己占便宜,他吃亏,他又怎能不同意。

    其实,在这个时候收手,是最明智的选择,该赚的赚了,停下来绝对不亏。

    但可惜的是,即便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贪婪是一个无底洞,只会让他们继续赌下去,从而妄想赢得更多的钱。

    “那,来吧。”

    新的赌局开始,余成的‘运气’没有离他而去,成凉面前的一万以肉眼可见的方式,不断减少。

    看着钱越来越多,余成抽卡的手也跟着在发抖,巨额的钱财,白花花的钞票,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从来都没赢过这么多,甚至夸张一点说,他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一万三啊!

    这对于贫民区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他手臂略显僵硬的抽卡,嘴里念念有词。

    “快了吧……”丁夜不再看他,而是看向平静无比的成凉:“他应该要行动了。”

    “六!”余成把刚抽到的卡狠狠地扔到桌上,满怀欣喜的就要伸手去拿桌上的底钱。

    一番赌局下来,他对成凉背到极点的运气很是了解,通常来说,六这个第二大的数字,是非常稳的。

    然而就在他还没摸到钱,手停在半空时,成凉缓缓掀开了他的卡牌,露出了一丝笑容:“不好意思,我的是……七!”

    “啊?”余成先是一愣,接着不敢相信的看过去,发现确实是七,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唉,我终于赢了一把,真不容易啊。”成凉感概万千,摇摇头,把余成的钱收过来:“继续吧。”

    “也对,他输了那么多把,也该赢一次了。”余成安慰自己:“不过运气今天是站在我这边的,下把他的运气肯定就没这么好了!”

    “要完了啊。”而丁夜却在心里暗自叹气,扭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悬钟。

    十一点整!

    距离余成进入狂暴状态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接下来的时间,形势发生了转变,两边仿佛互相交换了运气,一直在赢钱的余成,开始不断输钱。

    他面色越来越难看,看着厚厚的钞票在眼前消失,心痛之意无以言述。

    “该死……这些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啊!!!”

    他好像忘记了这原本是成凉的钱,不是自己的,双目逐渐变得通红,咬牙切齿的把新抽的卡掀开……然后,他又输了。

    “运气开始好起来了呢。”成凉笑眯眯的,伸手去拿钱,去不料被余成一把……摁住!

    “你要干什么?愿赌服输,你不会打算破坏规矩吧?”成凉面色不善的提醒。

    “抱……抱歉,是我失控了。”余成理智恢复了些,不情不愿的把手拿开。

    可过分的是,成凉拿到钱,却像是炫耀一般的笑道:“今天运气不错,赢了一万多。”

    他很狡猾,故意不提这是他自己的钱,而是通过语言去误导余成,让其以为赢的钱,根本就是他的。

    这无疑更刺激到了余成,他不稳定的情绪又进一步升级,大声喊道:“再来!”

    “来不了了。”成凉摇头,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因为你已经没钱了,一分……都没有了。”

    余成怔怔的低头看去,发现桌上果然空空如也,顿时,心情坠落谷底:“怎么可能!”

    从有到无,从天堂跌落地狱,好似过山车一样,强烈的反差,让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即将到达崩溃的边缘。

    “不够,这不是狂暴状态。”丁夜默默的想着,余成的意识还在,仍能控制自己,拟人的形态没有暴露。

    “赌完了,拜拜。”成凉满意的起身,挥挥手就要离开。

    “等等!”余成叫住他,有些癫狂的喊道:“再来!”

    “你这个人……”成凉很无奈,失笑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你没钱了,拿什么跟我赌。”

    “我……我……”余成支支吾吾,复杂的脸色快速变换,然后像是做了某项重要的决定,深吸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了一枚七彩颜色的小球,放在桌上。

    “我用这个……当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