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八章污水里的刀光

第八章污水里的刀光

 热门推荐:
    见到这颗彩球,丁夜、成凉、黄衣女人三人眼神,均发生了不同的变化。

    丁夜是果然如此,而其余两人则是略带着一丝欣喜。

    当然,喜悦之色转瞬即逝,以目前余成的精神状态,哪能留意到这细微的表情转换,瞪着发红的眼睛,问:“赌吗?”

    “赌个屁啊。”成凉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无比的话,一脸嫌弃:“你弄个破球糊弄谁呢?这玩意能值几个钱?”

    有些时候,你越想得到某样东西,就越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一方面能打消对面的疑心,而另一方面会让他更着急。

    显然,余成中招了。

    “它……它……”余成很想把这个彩球的作用和价值说出来,但不知什么原因,却让他非常犹豫,始终重复着同一个字,无法说出后面的话。

    “它什么它,我可没时间跟你扯淡。”成凉冷哼一声,带着两名小弟就要离开。

    “凉哥,等等!”余成急的冲过去,死死拉住他的手,苦苦哀求:“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就一次……好吗?这球真的挺值钱,你相信我。”

    “松开。”成凉用力睁开,有些玩味的看着他:“好啊,那你倒是说说,这个球有什么用,它值多少钱?”

    “它……”余成像是下定决心,声线嗓哑的道:“无价!”

    “你说啥?”成凉眼睛瞪得跟他一样大:“无价?”

    余成慌忙解释:“能用到它的人,就是无价的,不信你可以到城中区‘听趣典当’,找陈三阳,让他给这个球评价。”

    “陈三阳……”成凉作出为难的神色,沉吟:“要不这样吧,明天你跟我去验证之后,咱们再赌怎么样?毕竟我不确定能不能用到它。”

    “不要明天!”余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同时拼命摇头:“就今天,我要把失去的全部赢回来!”

    他疯了……

    或者从一种角度来说,他的话也对。

    在他看来,曾经赢过,赢了的钱就属于他的,虽然是暂短的几小时,但也是他的。

    现在的他,满脑子就一件事……赢回来。

    把属于他的钱……全部赢回来!

    “可不估价怎么赌啊。”成凉一脸不情愿:“就这么个破球,你还说是无价的,你这让我很为难啊。”

    “不为难,不为难。”余成连忙回道:“要不我拿先它抵一万……怎么样?”

    成凉盯着他,不说话,眼神好似看一个傻子,半晌才从嘴里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再见。”

    “五千!”余成立马放低要求,苦苦哀求:“凉哥,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它真的很值钱,五千我已经很吃亏了。”

    “唉。”成凉估摸着差不多了,在演下去也不太好,于是长叹一口气:“算了,看你可怜,勉强答应你吧。”

    “谢凉哥……”余成陪着笑脸,把彩球放到桌上,眼神下意识看向成凉鼓鼓的口袋。

    成凉心里冷笑,拿出来拍在桌面上:“那就,开始吧。”

    丁夜在旁边看了很久,一直都没说话,一切跟他预想的相仿,任务里提到的狂暴状态,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彩球输掉触发了。

    今晚赌场发生的事,一种可能与系统有关,为了剧情能跟任务描述一致,故意设计出来的;而另一种可能,是系统提前知晓了今晚会发生的事,然后在发布任务。

    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余成今晚一定是会输的,狂暴状态自然也会来临。

    等他变身的那一刻,才是任务名称提到的‘黑夜惊魂’了。

    作为余成名义上的朋友,在他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当赌注,丁夜不再沉默,来到他身边,手搭在他后肩劝他:“老余,既然它对你很重要,要不算了吧,别赌了,到时万一再输……”

    “说什么呢?”余成反应非常大,回过头,用力甩开他的手,同时狠狠地揪住他胸口的衣领:“你的意思是我会输?”

    “没……”

    “那就滚!别来烦我!”余成直接把他推了出去,继而迫不及待的回身,对成凉道:“快,快开始吧。”

    余成默默的整理了下衣领,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最后看了他几眼,叹气声中,这才往赌场门口走去。

    赌博能改变一个人,他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原本看起来和善爱笑的余成,赌起来仿佛就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人。

    来到门口,他跟王哥打了个照面,后者叫住他,感概道:“所以我说,没有赌瘾的人不要来这里。”

    “他……没事吧?”

    “没事,在这里他绝对死不了,顶多输的一分不剩。”王哥笑笑:“不过出了这个门口,他会做出什么举动……我就不好说了。”

    “自杀?”

    “不确定,这得看他的心里承受能力。”王哥收起笑容,眯着眼看向远处的余成:“还要看,那个球对他到底……有没有没那么重要。你知道的,有些赌徒连最爱的亲人都可以拿去抵押,更何况一个球。”

    他好像知道些什么?

    丁夜心中一动,但关于彩球的事,跟他任务无关,所以没必要在这方面过多纠结。

    “王哥,那我走了,麻烦您帮忙盯着点,他离开的时候联系我。”丁夜说着,拿出属于这个世界的通讯工具耳器,把上面的数字报给王哥:“这是我的号码,等……”

    “好,我知道了。”王哥只是看了一眼,便唯一挥手:“先回去吧,到时候联系。”

    “这……”

    王哥见他还不走,顿时笑了:“放心吧,我记住了。我别的本事没有,眼力还是可以的,要不也不能在这工作,对不对?”

    “那行,麻烦您了。”

    丁夜跟他告别,顺着之前那条狭窄的小道,走向外面。

    通道上那几个贫民区的男人还没走,看到他出来,还是照旧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垂下。

    他们落魄无助的眼神,没能给丁夜内心带来多大触动,赌徒不值得同情,也不需要怜悯,如果他们不赌,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不过他们和王哥都亲眼看到我离开了,之后缉卫调查起来的时候,应该能为我证明。”

    一切顺利,是时候行动了,丁夜打起精神,快步离开这里。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红远坊最高的屋顶,明亮的月光下,那个穿着拖鞋的女人,半蹲着身子,目送着他不断走远。

    “影姐,目标的朋友离开了。”

    “嗯,我知道,回来吧,东西马上到手,不用再盯了。”

    “好。”女人关掉耳器,很快消失在了月光下。

    …………

    …………

    ‘红远坊’内的赌局仍在继续,没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余成用彩球兑换的五千块,正以迅猛的速度消失。

    他面色越来越惨淡,眼神逐渐迷离,直到最后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替代。

    “完了,完了……”恐惧压过贪婪,让他神志清醒了一些,但为时已晚。

    从几十块钱开始赌的时候,等待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事到如今,他已没办法收手。

    “我在干什么啊!!!”一想到他居然把彩球拿出去做赌注,余成的脸色更加苍白,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不行……我不能输,我会死的,会死的……”

    “一定要赢回来!”他身体颤抖着,掀开了卡牌。

    这张是他最后机会。

    输了,一切就全完了。

    或者说,他已经完了,因为成凉已先他一步,把卡牌掀开。

    他的卡牌星级是七。

    绝望在此时顷刻迸发,余成手无力的放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完了,失去这个彩球,他将会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甚至死了连尸体都不会剩下。

    “我赢了。”成凉目的达成,终于不再掩饰什么,满意地把彩球放到手里查看。

    “你作弊,一定是你作弊!”余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歇斯底里的喊道:“要不然你怎么把把都赢?”

    “懒得理你。”成凉哼了声,收起光球往外走,但没走几步,腿部就传来了一阵拉扯的力量。

    “你不能走,不能走!”余成半跪,死命拉着他的腿不松开。

    “你还真是——”成凉忍住怒气,冲着远处大喊一声:“王千,有人要闹事!”

    “唉,知道了。”王哥缓缓走来,把余成的手强行掰开:“输了就是输了,余成,你是这里的常客,我不希望你让我难做。”

    “我要赢回来,赢回来……”余成慌张无措,爬起来一直重复这句话。

    “还赢回来?”王千左手用力按在他的后颈:“你是真的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余成堂堂一大男人,泪水竟自眼眶渗出:“你不懂,什么都不懂,我会死的!”

    “知道会死还要赌?”

    “我……”余成带着哭腔,没回答他,而是踉跄的来到成凉身边:“求求你,凉哥,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好啊。”成凉神情冷漠:“只要你有钱,哪怕是一块都可以。但我觉得,就算是借,恐怕也不会有人借你吧?”

    “有,有,我有。”余成顾不上擦泪水,匆忙拿出耳器:“等我一下,我还有十块。”

    他终于想起了丁夜。

    耳器接通,丁夜那边还没来得及说话,余成就急生发问:“小夜,我给你那十块钱呢?还在吗?给我用一下!”

    “哦,我找找。”丁夜回应着,然后声音静止了几秒,接着重新响起:“糟糕,钱我掉了。”

    余成怔住,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怒声道:“怎么会掉呢?掉哪了你告诉我?”

    “好像是厕所。”

    余成挂断耳器,二话不说就往厕所方向跑去。

    “这蠢货,谁还会跟他赌啊。”成凉在后面好笑的摇头,跟黄衣女人他们离开。

    余成当然不会想到他们走了,跌跌撞撞地来到厕所,打开门口,他就看到了位于排水位置处,铁盖边缘的那张十元面额钞票。

    “太好了,没被人捡走!”欣喜之余,他快步走近,伸手去捡钱。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问到了一股莫名的臭味,与此同时,他才发现一件因为激动,而被他忽略的事。

    排水洞口为什么……是开着的?

    他刚有这个想法,但一把造型古怪的长刀,已忽地自洞口伸出,精准刺入了——他的脸部!

    微弱的刀光中,余成看到了丁夜,也看到了从他眼中疯狂钻出的……黑白色丝线。

    “这是什么……”

    黑暗袭来,余成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没有想象中的血液四溅,密集诡异的丝线将他的身子裹住,化作一团白光。

    光芒结束,一张带有白毛狐狸图案的卡牌出现,由丝线带回到洞里。

    丁夜抓住卡牌,脑海里随之传来了系统的机械声音:

    “试炼任务完成,请宿主自行查看卡牌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