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十章赌徒的馈赠

第十章赌徒的馈赠

 热门推荐:
    除了卡牌的奖励,丁夜还从25那得到了一张鼠脸面具、拟人专用星盒,至于执行任务使用过的残卡,完成任务后就被回收了。

    面具与星盒均为一星级,所谓的星级区别,有些类似丁夜那个世界的十二生肖,从鼠到猪,但是最高只有十一级,因为这个世界没有龙。

    所以鼠脸面具只能查看一星级的卡牌效果,以及野生的感染兽,价格比较便宜,也很容易获得。如果想要使用二星级的卡牌,就得需要牛脸面具加二级星盒了。

    同级别的动物属性相同,被不同人制作出来的样貌款式,也存在明显差别。像是丁夜手里的鼠脸面具,就是那种比较一般的,不恐怖不血腥,非常普通。

    不过普通归普通,能用就行,丁夜带上面具,把奖励的卡插入星盒,查看它的效果。

    【拟·长山白狐】

    【级别】:一星

    【种类】:拟人

    【攻击力】:7/10

    【防御力】:3/10

    【生命值】:12/20

    【行动力】:2/???

    【兽形态】:与人形态能量点共用,消耗值一点,无技能。

    【人形态】:与兽形态能量点共用,消耗值一点,技能(赌徒的馈赠):一分钟内限一次,拟人余成会采用赌博的方式,进行攻击判定。使用此技能,将有一半的几率使自身攻击翻倍,反之则削减对应的数值。

    注: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赌博有风险,冒险需谨慎。

    以上就是所有关于卡牌的效果了,看着封面上雪白色的妖狐,丁夜开始进行消化。

    关于攻击力之类的几条属性,他之前有过了解,前面数字代表怪物的攻击力,后面的则是当前星级怪物的攻击上限,比如一星级的怪物,攻击力最高为十点,除非特殊效果,它们是绝超不过十点的。

    其他属性同样以此对应。

    而行动力则是攻击频率,很好理解,当一只二行动力的怪物,与三行动力的怪物战斗时,同样的时间内,前者会比后者少一次。

    另外,行动力不与怪物星级挂钩,哪怕是一星级的怪物,也有超过高级别怪物的可能。

    当然,这并不代表一星级的怪物就能越级打败高级怪物,哪怕它们的行动力高达几十也做不到。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们无法破开高级怪物的防御。

    只有在同星级里,行动力越高才越厉害。

    整体评估下来,【拟·长山白狐】这张卡的兽形态平平无奇,尤其是它的防御,更是处于中下游,不过它人形态的技能……却带给了丁夜无穷的惊喜。

    拟人为什么会强,会为什么能越级打败感染兽,它的技能……就是关键!

    对于带有随机性技能的卡牌,丁夜在之前的世界见过不少,比如炉石里的‘导演’,游戏王里城之内的时间魔术师,均属于此类。

    这些卡牌能让你在绝境翻盘,也能让你在巨大优势之下,顷刻间一无所有,它们绝对可以扭转整个局势,影响到游戏胜负。

    以丁夜多年的卡牌游戏经验来说,看一张卡强不强,可以用两种办法判断,一种是它的上限,一种是下限。

    前者有着无限可能,而后者更为稳定。

    【拟·长山白狐】下限还可以,防御力下游,攻击力中上游,属于能用但不会特别强的卡,能够应付前期只有一能量点的局面;上限么,赌成功就是双倍攻击,十四点,能破开所有一星怪物的防御,还能对一部分的二星怪物造成伤害。

    如果按照炉石里的打分模式,五分满分,那丁夜应该会给他打三分,两分给下限,一分给上限,毕竟它的正面受益和负面受益不成正比,它上限没高到离谱的程度,有合适的残卡搭配,顶多击败二星顶级的怪物,比不上之前提到过的几张卡牌。

    当然,你不能对一星级的卡要求太多,它能有这样的技能,丁夜已经很满意了。

    总结下来,这是一张适用于大多数场景的前期卡,模型适中,技能只能在绝境用,还是那种九死一生的绝境,否则赌到另一半的负面效果,攻击降为负数,那后果就,嗯……

    解决完卡牌方面的问题,他收起卡牌,看了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一点。

    换上新的,也是最后一套衣服,他把星盒面具藏起来,准备出门。

    他还得回‘红远坊’一趟,再怎么说,作为余成的室友兼朋友,他这么晚不回来,自己多少装个样子,去那里假意询问下。

    来到一楼,25安静的靠在沙发上,乖巧可爱。

    一天的时间下来,丁夜对它的行为习惯多少了解了一点,除非是与任务或系统有关,其他的时间25都没怎么动过,偶尔会跟他聊上几句。

    “你要出门啊?”25歪头看他。

    “对啊,去把该演的演完。”丁夜走过去,伸手把它抱起来,顺手一捏它的胳膊:“一直没问你,这材质摸起来很舒服啊,在哪做的?”

    25微笑:“跟你有关系吗?”

    丁夜正色回答:“怎么没关系,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不要试图打听我的过去。”25忽地笑了,笑的阴森恐怖,两颗眼珠忽地自眼眶脱落,滚到了沙发上,“否则,这就是你的下场。”

    丁夜先是低头看眼珠,接着抬头看它,随后淡定的把眼珠捡起,重新给它塞进去:“聊天就好好聊天,你吓我干什么。”

    “你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

    25转动着眼睛,笑眯眯地道:“我记得在你们世界,好像有一种生物,叫——”

    “没有,什么都没有。”丁夜神色一变,矢口否认:“我们世界只有人和动物,没有乱七八糟的生物。”

    “哦,是嘛。”25语气意味深长。

    “走了。”丁夜没了要跟它扯下去的念头,关掉客厅的灯,就要离开。

    可他做梦都想不到,就在他刚开门的一瞬间,十几种冷气凛然的武器抬起来……对准了他!

    茫然之际,他看到了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早已把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叫丁夜?”为首的男人厉声发问。

    “是。”

    “前半夜是不是去过红远坊?”

    不会吧,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

    丁夜心里一紧,故作平静的回道:“去过。”

    “那没错,就是你了。”男人松了口气,从怀里取出了一枚褐色的铁牌,上面清晰刻着一个大大的‘缉’字。

    “请跟我们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