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十五章钥匙

第十五章钥匙

 热门推荐:
    “呕……”

    看到他的样子,丁夜的胃部在收缩,恶心、不适接踵而至,恐惧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穿过身体,正在用力的拉扯他的胃,让他直接弯腰呕吐起来。

    他未见过如此‘恶心’的人,要非说见过,还是在之前世界的网络上,某人脸部被p成的图片,不过那也仅限脸部。

    而面前一日不见的‘王哥’,则是……浑身长满了眼睛!

    脸上、脖颈上、手臂上,但凡是皮肤露在外面的地方,全都长满了一只又一只……指甲般大小的眼睛。

    虽然还有皮肤被衣服遮挡,不过丁夜相信,那些地方肯定也是这样,长满了眼睛的。

    “好久不见。”王哥面带微笑,缓慢自楼梯走下。

    他这一笑,身上的眼睛全跟着散发出诡异的笑意,齐齐看着门前的丁夜。

    “哦抱歉,我吓到你了么?”王哥竟然还不好意思的笑了,迈动着步子,往丁夜这边不断逼近。

    丁夜擦擦嘴,从地上站起,强忍不适的问:“你藏在我房间的哪里?”

    “你不需要知道。”

    丁夜苦笑:“你要杀了我,对吗?”

    “不一定。”王哥语气柔和:“要看你的表现。”

    “表现?”

    “对。”王哥眨眨眼,身上的眼睛也跟着闭合,看的丁夜头皮一阵发麻,“我能方便问一下,刚才你房间里的那只狐狸……去哪了吗?”

    “你不是一直在偷看,为什么要问我?”

    “我要是看到了,还会问你么。”王哥笑笑,接着道:“好,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我问你,东西藏哪了?”

    东西?

    丁夜皱眉,是那把任务里提到的‘钥匙’?为什么林朗和他都来找那个玩意?

    “我不知道。”他实话实说。

    王哥脸上稍稍有了些变化:“你没见过?”

    “没。”

    王哥终于走到了丁夜面前,两只手开始飞速长出密集的灰色绒毛:“最后一次机会,你确定……没见过?”

    强烈的杀意自他身上散发而出,丁夜心道不妙,忙挤出一丝笑容:“你能让我想想吗?”

    “当然可以。”王哥尽管这么说,手上却没停着,灰色的绒毛化为一道道丝线,把丁夜的双臂紧紧缠住,“不过,你得快一点,因为我的耐心可不好。”

    丝线有点像丁夜眼里的那些,但颜色不一样,而且它们的力道非常大,手臂只是被缠住,丁夜就好似感觉随时都要被勒断一般。

    “能把那么多人杀死,我肯定不是它的对手,该怎么办呢?”

    丁夜知道打不过,所以心里也在飞快思考对策,但门外被封锁,他被控制,想来想去,他始终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从这里逃走。

    “还没想起吗?”王哥失去了耐心,微一用力,那些丝线便向丁夜的肉里嵌入了一些。

    嘶……

    丁夜咬牙,强忍手臂上传来的疼痛。

    如果他知道‘钥匙’在哪,自然早就说了,可问题是,他不知道啊!

    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王哥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像是闻到了什么,脸色急转直下。

    再然后,丁夜也闻到了……从门外传来的焦味!

    有什么东西烧了?

    ‘砰!’

    门板猛地裂开,一只赤红色的巨大蝎子,于火光中现身,挡在了丁夜面前。

    “快走!”一只纤细的手自门外伸出,拽住丁夜就往外跑。

    几乎是下一秒,拥有庞大身躯的蝎子像是皮球一样被弹开,在空中化为碎片。

    “你们哪也去不了!”王哥冷哼一声,就待追出。

    却不料,门外的火势迅速增大,转眼已变成了烈焰滔滔的火海!

    “切,技能吗……”王哥忌惮的看着火焰,感受到不适,身上所有眼睛也纷纷紧闭,想了想,只能不甘心的往后院方向撤离。

    另一边,在逃跑的过程中,丁夜才发现,救他的人,是昨天在‘红远坊’有过一面之缘的齐刘海女人。

    “苗语?”

    “我说过还会来找你的”女人嘴上说着,脚下却丝毫不敢停,“有什么话一会再说,跟紧我!”

    说实话,丁夜还是第一次见,穿拖鞋能跑这么快的人,他穿着靴子,竟然差点追不上苗语。

    尽力跟上她的步伐,最终,两人来到了贫民窟。

    苗语仿佛对这里很熟悉,带着丁夜左拐右绕,不知走了多久,才在一处破旧的房前停住。

    苗语推开未上锁的门,对身后的丁夜道:“进来吧。”

    “这里……”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哪,想要活命就抓紧进来。”

    “好。”丁夜收起疑问,跟她进入屋内。

    贫民窟的房屋建筑,一直很简陋,这里同样不例外,一张满是灰尘的木桌,一张床,一面没玻璃的窗户,地上几个破烂的碗,显然,这里已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了。

    丁夜打量着屋内的布置,问站在墙壁边,不知摸索什么的苗语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苗语没回答,在墙壁摸索了一会停下,按下了某个开关。

    接着,屋内的正中央,地面上裂开了一道缝隙,越开越大,到了一米左右的宽度才停下。

    暗道?

    丁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看到苗语已进入里面,来不及多想,也跟着下去。

    苗语之前好像来过这里,石阶左右两侧还有几支烧到一半的蜡烛,借着光亮,丁夜顺利来到地面。

    这里是一间密室,但面积却是上面的两倍,苗语又新点了几支蜡烛,把室内照亮。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会救你,对吗?”

    这个时候,丁夜多少猜到了一些:“因为钥匙?”

    “猜的没错,是钥匙。”

    丁夜不能理解:“可我从来都没见过啊。”

    “不,你见过。”

    “我见过?”丁夜心里一动:“该不会是……那个彩球吧?”

    他不是没往这方面想过,只是这个彩球当时被余成输掉,在成凉的手里,王哥把他们杀掉后,理应就得到了。

    按常理来说,彩球是钥匙,那王哥根本没必要再来找他,整件事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所以他才觉得钥匙不是彩球,没在这上面多想。

    “很奇怪对吗?”苗语叹气,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奇怪我们为什么都在找你。”

    “莫非……”丁夜好似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那个彩球……是假的?”

    “假的。”苗语很坦然,“你跟余成是朋友,还是室友,所以……嗯,你应该能明白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丁夜摇头,略有些感慨的道:“说实话,在红远坊里,我也是第一次见那个球,哦不对,是钥匙。”

    “你这么说,没人会相信你。”苗语目光在他脸上停了三四秒,才又开口:“当然,我是人类,得遵守安全区的规章制度,你说不知道我也不可能杀了你。但拟人的话……可就不一定了。”

    丁夜沉默,似是在思考。

    他不说话,苗语却继续道:“你想必清楚,当拟人不再掩饰,以本体的方式现身,意味着很多事。”

    意味着它不需要担心暴露的问题,也不需要遵守人类社会的法律,杀掉任何阻碍它的人!”

    苗语直视他:“所以,它一天得不到钥匙,就一天不会善罢甘休,你我的处境……很危险!”

    “你我?”丁夜与她对视:“你不是枫林会的人吗?”

    “以前是。”

    “现在不是了?”

    苗语的笑容有些苦涩:“会长怀疑钥匙失踪跟我有关,毕竟影姐的卡牌级别比我高出不少,她都死了,我却活着,怎么也说不过去。”

    “那你会长疑心也太重了吧?”

    “你不懂,根本不知道钥匙的价值。别说是我,哪怕是现在换成影姐,他一样也会怀疑的。”

    “所以你现在一定要找到钥匙,来证明自己?”

    “嗯。”

    “可我真不知道它在哪。”

    此话一出,两人均陷入沉默,如果丁夜的回答只有这一句,那他们之间也就无法继续聊下去了。

    也许是气氛太过压抑,最终还是丁夜打破沉默:“对了,你知道那个拟人的本体……是什么吗?”

    “它都半变身了,你居然都还不知道?”苗语奇怪的看着他,见他依旧茫然,才从嘴里缓缓吐出了四个字。

    “它是……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