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十七章突如其来的战斗

第十七章突如其来的战斗

 热门推荐:
    进化的过程没有多华丽,至少在丁夜的眼里,他只看到面具眼眶位置的晶片上,不停闪过无数难以理解的代码,再然后,代码消失,晶片恢复正常,一切就像什么都未发生。

    丁夜打开星盒,里面就只剩下了一张卡。

    一张散发着血红光芒的卡!

    进化完的卡牌刚一出现,他就立刻拿在手里,迫不及待的查看卡牌属性。

    【拟·长山白狐】

    【级别】:一星(赤)

    【种类】:拟人

    【攻击力】:7

    【防御力】:3

    【生命值】:12

    【行动力】:2

    【兽形态】:与人形态能量点共用,消耗值一点,技能(呆目):一分钟限一次,拟人余成进行赌博,使用此技能,将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令攻击者产生幻觉,攻击错误的目标。

    【人形态】:与兽形态能量点共用,消耗值一点,技能(赌徒的馈赠):一分钟内限一次,拟人余成会采用赌博的方式,进行攻击判定。使用此技能,将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使自身攻击翻倍,反之则削减对应的数值。

    注:一步天堂,一步……也有可能不是地狱,不需要任何付出的赌局,风险与受益往往也成正比。

    丁夜一字不拉的看完,基本属性跟他猜的一样,没什么变化,但这个技能……嗯。

    原本他以为技能的进化,主要是发生在‘赌徒的馈赠’上,可能会增加技能的成功率,也可能让翻两倍的攻击翻为三倍,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不仅技能的成功率增加了百分之十,甚至……进化完竟直接多了一个新技能!

    虽然第二个技能的成功率很低,但不管怎么说,它好歹也是一个技能啊!

    诚然,如系统最后的话那样,风险与受益形成正比,这个丁夜倒可以理解,毕竟技能有很大概率是失败的,失败了什么都不会发生,也不需要面临它带来的严重后果,无任何风险。

    可万一成功了,啧啧……很有可能会出现两种结果。

    一是对面的感染兽回掉打持卡主人,二是,它越过自己场上的怪物……直接攻击自己。

    怎么说呢,尽管卡牌描述没提及准确的‘目标’是什么,但以丁夜的理解不难猜到,结果多半是这样的。

    与赌徒的馈赠类似,技能的风险越大,收益也就越高,两个技能一旦发动成功,都可以扭转战局。

    “余成啊,余成啊,哪怕是你死了,都无法改变你的本性。”

    丁夜长叹,这两个技能如果不是赌成功率的,那绝对是满分技能。真的说实话,这类带有风险,充满不确定性的卡牌,肯定不是铸造套牌的首选。

    不过没办法,他目前就只有这张卡牌,没得选,只能等以后做任务慢慢获取,再从里面挑出合适的组成套牌。

    好消息是,卡牌技能的成功率,是可以通过同名卡不断提高的,如果他遇到的长山白狐够多,把成功率提到八十以上,那用这张卡作为核心也不是不可以。

    “长山白狐……”丁夜喃喃自语,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此时的白狐在他眼里,早已不是狐狸了,而是一个个可爱多情的姑娘,让他心痒难耐。

    “唉,先过蜘蛛那关再说吧。”一瞬间,丁夜又想起了王哥还在寻找自己,高涨的心情很快又低落下来。

    ‘哗啦……’

    就在这时,丁夜头顶忽传来了摔碗的声音,接着,就是桌子被推动发出‘吱呀’声。

    “有人来了?”丁夜以为是王哥,于是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动静。

    不过他猜错了,桌子推动后,响起的是一个男人粗狂声音:“是不是这里啊?”

    另一道尖细的男声回应他:“错不了,她小时候就住在这,发生了这种事,她没地方可藏,一定会回来的。”

    “那人去哪了?”粗狂音男人冷笑:“这屋就这么大,可不像能藏人的地方。”

    “邢哥,相信我,别地咱们找了都没有,她就算不在这,也一定在贫民窟里!”

    “我不管,你得把她找出来,要不然,你就回去看大门。”

    “邢哥……”

    “别特么废话!找!”

    丁夜把两人的对话悉数收入耳中,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看来他们是来找苗语的,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两人并没待太久,也没发现屋里有暗道,不一会就离开了。

    大概过了没几分钟,丁夜听到头顶的门又开了,不多时,暗道的门随之缓缓打开。

    苗语伸着脖子,在洞口小声喊他:“快点出来!”

    丁夜便拿着蜡烛往上走,到了暗道口位置,提醒她:“刚才有人来找过你了。”

    “我当然知道。”苗语压低自己的声音,急声道:“这个地方不能待下去了,迟早会被发现,我们得转移。”

    “转到哪?”

    “跟我走。”

    丁夜来到上面,苗语立刻把暗道关闭,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往外探头探脑,看到附近没人后,她头也不回地对丁夜一招手:“走!”

    不料丁夜却没丝毫反应,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苗语语气更急:“走啊!”

    “走不了。”丁夜无奈的回答。

    “走不了?”苗语回头看去,才发现丁夜已被一只体型庞大的蛆虫给包裹住,露在外面的只有一个脑袋。

    与此同时,黑夜里,两个人自外面的房顶一跃而下,一高一矮,一张兔脸面具,一张牛脸面具,缓缓来到苗语面前。

    矮个头的男人沾沾自喜,像是在邀功:“邢哥,我说她肯定在这里吧。”

    “闭嘴!”高个男哼了声,对苗语毫不客气的道:“已经被发现了,我劝你不要抵抗,老实点跟我回去,否则……”

    苗语冷笑:“否则什么?”

    “背叛枫林会的后果,我想你应该比我要清楚。”

    “是么。”

    苗语说着,忽迅疾按下腰部的星盒,那只赤红色的蝎子赫然而出,把房门撑破,在她面前屹立!

    烟雾四起,高矮个两人已退出房外。

    “要动手么。”高个男哼了声,丝毫不惧,伸手在星盒按下,把卡牌抽出!

    一道星光亮起,一只体型与红色蝎子相仿的蓝色青蛙现身,与前者形成了对立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