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二十章漫长的黑夜

第二十章漫长的黑夜

 热门推荐:
    【尖头蝇】

    【级别】:二星绿级

    【种类】:感染兽(空)

    【攻击力】:15

    【防御力】:12

    【生命值】:12

    【行动力】:2

    【技能】:刺击(牺牲一半的防御力,第一次攻击附带减防效果。1:一星卡牌减防百分之八十;2:二星卡牌减防百分之六十;三星卡牌减防百分之五十,后续卡牌星级暂未开启。)

    被高个男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侯李谢也是茫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怎么知道……

    侯李谢就算实力偏弱,可也决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尖头蝇】攻击的对象明明是长山白狐,可为什么转眼间掉头攻击【鳞鱼】了?

    甚至为了一击打败丁夜的怪物,他还发动了【尖头蝇】的破防技能,直接把高个男的【鳞鱼】防御击穿。

    另一边原本处于劣势的苗语,虽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面对如此机会,自是不会放过。

    在【鳞鱼】的防御还未恢复之际,她的三星怪物【石蟹】跃然扑上,把长长的尖刺插进了【鳞鱼】的身体里!

    二星和三星的攻击力高下立判,【尖头蝇】虽然可以对【鳞鱼】的生命值造成削减,但无法造成更多的伤害;而身为三星卡的【石蟹】则不同,只是一击,便把【鳞鱼】所剩的生命值直接穿掉!

    怪物战败特有的卡片碎裂特效,在空中闪过,没了怪物作为抵挡,石蟹直接来到高个男面前,把尾针对准了高个男。

    苗语看着他,轻声道:“老邢,你输了。”

    战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除了丁夜外,其他三人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高个男,更是蒙逼中带着强烈的不服气。

    “呵呵,你这人……快输的时候叫我邢竹竿,赢了之后叫我老邢,啧啧。”高个男眼里仿佛在冒火,但又无可奈何。

    不管他比苗语强也好,出现莫名的意外也罢,他总归是输了。

    输了就是输了,他从来不会找借口。

    当然,不甘心还是存在的。

    他看向远处的丁夜:“是你的卡牌技能?”

    丁夜没撒谎:“是。”

    高个男皱眉,转而看向长山白狐,不过与侯李谢相同,哪怕他戴着四星的兔脸面具,也依然看不到丁夜的卡牌属性。

    “为什么?”

    丁夜一脸平静的回答:“不为什么。”

    肯定看不到啊,你用感染兽的装备查看拟人的卡牌,怎么可能看的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抱歉,是我唐突了。”高个男叹了口气,命令侯李谢把卡收回,然后感慨的对苗语道:“你真的不回去吗?”

    苗语反问:“回去?怎么回去?”

    高个男明白她在想什么,忍不住道:“你其实没必要这样的,会里的人都知道你没拿。”

    苗语神色黯淡:“他们知道有什么用,会长认定就已经足够了。”

    “他只是疑心太重,你要相信会——”

    “对不起,我不相信任何人。”苗语把【石蟹】收回,黯淡的神色转为平静:“倒是你,没抓到我,回去怎么交差?”

    高个男没立刻给出回答,反而问侯李谢:“我们今晚去了哪?”

    “啊?”侯李谢先是一愣,接着本能的回道:“我们来抓苗语啊。”

    “不对。”丁夜在旁边悠悠的道:“你们今晚在睡觉。”

    “睡觉?”侯李谢一脸茫然:“看来你跟我一样,都有病。”

    “他没病。”高个男拍拍他的脑袋:“我们的确是在睡觉,还有,下次记得叫苗姐姐,别没大没小的。”

    这次轮到丁夜茫然了:“苗姐……姐?”

    苗语看着他:“她比我小,叫姐姐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

    “我有问题。”侯李谢尖细的声音忽然变为稚嫩,不忿的把面具摘下,露出了一张清秀可爱的脸庞,“除了邢哥,我不会叫任何人……哎呦,邢哥,你别敲我头。”

    高个男不敲了,而是拽了拽她的耳朵:“对长辈要有礼貌。”

    一旁的丁夜这才反应过来:“小孩啊,怪不得那么矮。”

    “你说什么?谁矮?”侯李谢瞪着大眼,像是被踩住尾巴的花猫,大声叫道:“我不是小孩!”

    “行了,本事没有多少,废话倒是一堆。”高个男松开手,示意侯李谢先行离开,接着对苗语道:“我抓不到你,估计后面就不会有人再来了,你可以安心寻找钥匙的下落。”

    “谢谢。”

    高个男往前走了几步,忽又停住,背对着她问:“如果今天不是在安全区,你会……杀了我吗?”

    苗语深色如初:“不会。”

    “谢谢。”高个男说出了跟她一样的话,接着摆摆手,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

    等他们走后,破碎的房屋前就只剩下了丁夜和苗语。

    两人沉默了一会,苗语才用奇怪的语气道:“你不是一个杂工。”

    “我是。”

    “可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丁夜把之前高个男的话套用过来,说着看向身后的房屋:“你家被拆了。”

    “我知道。”

    “不打算修复一下吗?”

    苗语面带微笑:“你出钱?”

    丁夜同样微笑:“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杂工,没有钱。”

    苗语:“我也没有。”

    丁夜喃喃道:“那看起来我们就只能住在地下了。”

    苗语:“有时候住在地下,远比上面还要好。”

    丁夜点头:“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苗语表示同意:“一点也没错。”

    尴尬且无趣的对话结束,一时间两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杵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他们都不是话特别多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愉快的交谈下去,对看了一会,丁夜突然一拍大腿:“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分享一下,是关于余成的。”

    “好啊。”苗语也像是松了口气,走进没有屋顶的房内。

    “到暗道里说。”

    …………

    …………

    月明星稀,寂静无声。

    虽然就在刚刚,发生了一场声响颇大的战斗,但贫民窟的人却没一个出来看热闹的,好像所有人都睡得很死,根本听不到一样。

    借着月光,高个男在前,侯李谢在后,行走在蜿蜒破旧的胡同内。

    “他们这次运气好,要不是那个小子有奇怪的卡牌,我们一定能赢的。”侯李谢的嘴巴根本停不下来,在高个男身后碎碎念。

    高个男充耳不闻,面色却越来越凝重,他总感觉,今夜的贫民窟……有一点怪。

    回想起战斗时疏忽的细节,高个男心跳都加快了。

    “那些人呢?为什么一个都没见到?”

    “唉邢哥,我们真的要对会长撒谎吗?”侯李谢自然没这个警觉,像是苍蝇一样在他耳边絮叨:“我总觉得吧,这件事——”

    “闭嘴!”高个男冷声把她的话打断,然后谨慎的看向对面……从黑暗里走出的高大身影。

    虽然后者的脸藏在帽子下,看不太轻,但不知为何,高个男的心跳却更快了。

    三人擦肩而过。

    一股腥臭的血液味道,自男人身上散发而出。

    高个男停下脚步,手已悄然放在了星盒上面。

    “问一下,你们……”高大男人同时停下,转身抬头,露出了帽檐遮掩下……那张遍布眼睛的脸庞。

    “见过丁夜和苗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