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二十九章轮回、前传

第二十九章轮回、前传

 热门推荐:
    丁夜和王朱面临的处境不同,所以考虑问题的思路也恰好相反。

    在王朱看来,通行证的获取轻松,是因为它的难度要比丁夜低,如果它的难度换成丁夜的7,自然就要多加思索,考虑其中有没有问题了。

    不过,现实没那么多如果,此时此刻,他拿到了【保安】所有的通行证,早已等不及,甚至都不在意丁夜跟在他身后,一心只想到大堂完成任务,从而离开这里。

    来到事先藏好通行证的房间,王朱在一堆物品里,取走了属于自己的另三件,然后对丁夜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示意他已经赢了。

    丁夜仿佛没看见,目光一直盯着散落在地上的通行证。

    “这些……”

    “当然是其他身份的通行证啊。”王朱心情大好,也顺便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其他身份……”丁夜目光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你挑选我作为对手,只能说,你太狂妄了。”王朱眼里带着一丝同情,看着紧跟在身后的丁夜,缓缓道:“你们人类一直都觉得,你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是最高级的生物,哪怕是病毒来临我们得到进化,你们依然没有改变这个想法。”

    丁夜不语,静静听他继续往下说。

    “呵呵。”王朱语气加重,冷声道:“醒醒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们根本就不再是生物链顶端的存在,你跟我们一样,哦抱歉,应该说你们还不如我们。

    力量,你们孱弱无力,智力,我们也有,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把我弄进来的,但你想通过比脑子,把我困在这里,真的是太天真了。”

    丁夜沉默了下,不知道是在回味它的话,还是想别的事,半晌才道:“说完了?”

    “说完了。”不知怎地,王朱看到他如此淡定,之前泛起的疑惑又涌上心头。

    明明都要输了,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慌?

    难道是因为我哪个地方错了?

    不能啊,我做的肯定没错,收集四件通行证,而且上面全部标明是保安,怎么会错?

    因为丁夜的表情,王朱忽然变得犹豫不定起来,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

    “你不走了?”丁夜觉得好笑:“不是自己都说了,你们跟人类的智慧一样吗?总不能因为我的一个表情,就把你给吓住了吧。”

    “不用你催。”

    王朱哼了声,再次回忆了一遍任务细节,发现没问题,这才坚定的把四件通行证摆在地上,拿出在房间里搜集到的火机、布片堆放在一起点燃。

    火光升起,不大、不浓,将四周的黑暗驱散。

    两人望着火光,神色各异。

    不知道是因为通缉令必须烧完,还是其他的原因,等了一会,并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是电棍烧不烂么……”王朱眼里有了急色,围着火堆来回转圈。

    其实看到这里,丁夜就已大致清楚,跟他怀疑的那样,任务果然存在一些问题。

    王朱收集到的四件通行证,绝没有出错的,而任务也不可能欺骗选手,所以,矛盾点就来了。

    找到解释这一矛盾点的理由……才是这次逃脱的真正办法。

    会是什么呢?

    凝视火光,丁夜陷入沉思。

    “为什么,为什么……”

    另一边的王朱,情绪已逐渐变得暴躁,低声嘶吼着,眼睁睁看通行证全部烧光,却依然听不到完成任务的提示。

    就在这时,一阵刺骨的凉意自不远处散发而来。

    丁夜打了个寒颤,回头用相机照去,接着看到了……无数拟人的魂魄,从漆黑的走廊里,慢慢现出了身影。

    “它们要干嘛?”

    丁夜不清楚拟人的目的,只好往反方向悄然退去。

    王朱看不到,也没注意丁夜的动作,还在念念有词,低声絮叨着什么。

    那些拟人的魂魄,或爬或走,或飘或跳,齐齐来到了王朱身边。

    “谁咬我?”

    王朱感觉到脸上的痛意,蓦然一惊,虽然看不到,不过他也马上反应过来,双手在空中挥舞,做出抵御的动作。

    不过它的能力被系统限制,所谓的抵御动作,自然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不多时,它就被那些拟人魂魄团团围住。

    “啊!!!”凄厉的惨叫自它嘴里发出,带着强烈的不甘,“我赢了啊!为什么!我不服!不服!”

    嘶声力竭的喊着,它用尽所有力气,勉强从拟人魂魄中挤出脑袋,对着不远处的丁夜,癫狂中带着一丝虚弱,说出了这辈子的最后一句话。

    “那把……把钥匙,不……不要……”

    然而,它的话未能说完,就被拟人魂魄完全淹没,再也没发出任何声音。

    堂堂五星拟人,能越级挑战六星感染兽的王朱,就在这么一个破旧阴暗的酒店里,永远的……消失了。

    丁夜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举在面前的相机,也忘了放下,直到王朱变成跟它们一样,木然痴呆的站起、离开,丁夜才终于回过神来。

    王朱的死他肯定不会伤心,毕竟拟人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死不足惜。

    但它的死,并没让丁夜开心起来,相反,他的心情……更沉重了。

    王朱严格按照任务要求,搜集到所有通行证,在一楼焚烧,可是他却没能完成任务。

    而它的失败,同样意味着,丁夜即便收齐所有通行证,也不能完成任务。

    “可恶,这个任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知道再去找通行证没用,丁夜索性就哪也没去,蹲在大堂里,回忆之前的所有经过。

    “既然通行证不行,那么停车位上的十辆车呢,它们的位置互换,会不会才是逃脱的关键?”

    “还有,走廊地板上多出的毛毯……不定时开启、然后又消失的电源……”

    丁夜试图找到这些怪事的共同点。

    思考中,大堂的灯,不知何时又亮了,明晃晃的照着丁夜身边每个地方。

    丁夜抬头,想要抬头去看灯光,但头还未完全抬起,他的目光略过某个地方,猛地止住。

    刚才还在,显眼可见的前台……不见了!

    “凭空消失,嗯……”丁夜想到了那条地毯,它们不是很相似,一个是多出来的,一个是少了的。

    “它们为什么会变来变去呢……为什么……”

    等等,变?

    丁夜目光骤然收缩,一瞬间好似想到了什么。

    “它们并不是没有共同点,可以这么理解,十辆车发生了改变,地板发生了改变,灯光也是这样……全部做出了改变!”

    想到这,丁夜的思路无疑更清晰了,大胆做出猜测。

    “这是系统想要隐晦传递给选手的线索,既然车辆什么都能变,那么……身份呢?”

    丁夜只觉胸口血液一阵上涌,顿时变得异常兴奋。

    “我的身份本来是摄影爱好者,但其实在进入酒店后,就已经发生了改变,而王朱也是这样,所以它搜集保安的通行证,才会被判定任务失败,因为那不是属于它的。”

    丁夜快速思索,如果他不是摄影爱好者,真正的身份又会是什么呢?毕竟酒店里的通行证那么多,很难确定哪一个是他的。

    “还有其他忽略的地方吗……”丁夜冷静下来,仔细回想。

    终于,他回想起来了,回想起那个他从未注意到的细节。

    “对了,刚来到异空间时,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公交车上?”

    “我从车上下来,直到酒店里面,啥事都没干,系统完全可以省去这段无意义的时间,直接让我出现在酒店里啊,它为什么没这样做?”

    丁夜想着,突地站起,毫不犹豫地向王朱藏有通行证的房间,飞快跑去。

    他想明白了,想明白系统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因为他的身份是——【新住客】!

    …………

    …………

    花费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左右,丁夜终于把四件属于【新住客】的通行证集齐,拿到一楼大堂进行焚烧。

    烈火燃烧,黑暗消散。

    丁夜也看到,酒店门前那扇禁闭的大门……缓缓开了。

    接着,画面一转,他出现在了人群中。

    “帅哥,麻烦你让一下。”一名肤色黝黑的妇女拖着一大堆行李,在他身边客气的开口。

    “哦,好。”丁夜侧身,给她让出了一条路。

    向四周看去,他还是在酒店的大堂,但已不是他刚来时的冷清场景。

    大堂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就像一个正常的酒店,没有奇怪的地方。

    “结束了?”

    他刚本想松口气,但考虑到任务完成提示没出现,所以还不敢完全放松。

    “莫非要退房才算是真正离开?”

    丁夜觉得很有可能,于是在口袋里找到房卡,来到前台。

    “美女,我退房。”

    “退什么?”女人有些茫然。

    “退房啊。”丁夜比她还要茫然。

    “可您都没住过,怎么退……”

    丁夜愣住,把手里的房卡给她看:“房卡我都有,怎么会没住呢?”

    然而女人看完,脸色却变得非常古怪,似是想笑又尽力憋着:“先生,请您别捣乱行吗?”

    “我没捣乱啊。”丁夜一头雾水,拿回卡刚要查看,不过女人已向他身后道:“下一个。”

    “我开房。”丁夜身后的女人走到前台。

    “小姐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有的。”

    “嗯好,查到了,您的房间在十一楼104号。”

    “谢谢。”

    “不客气。”

    似曾相识的对话传来,让丁夜怔住。

    他转头看向那个女人,先是看脸,接着就看到了她右手拿着的……那台相机。

    顿时,他仿佛置身于冰窟,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看着女人呆呆的说不出话。

    “你好。”她对着丁夜友好的笑笑,从他身边离开。

    “要开始了。”就像控制不住一样,熟悉的话从丁夜嘴里脱口而出。

    “什么?”女人回头,好奇的看他。

    “要开始了,开始了……”巨大的恐慌,让丁夜言语都失常了,来回重复这四个字。

    “你……没事吧?”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丁夜刚要再说什么,系统的提示音,已突兀地将他打断。

    “十一号酒店——轮回(前传)完成,即将进行传送……”

    传送特有的白光亮起,丁夜身边的所有人,随着白光定格、凝固在大堂中。

    丁夜逐步身体消散,手里的‘房卡’也跟着脱落,缓缓飘到地上,正面对着他。

    那是一张相片,彩色的,十个人的合影。

    而其中,那个笑的最灿烂的男人,赫然是——丁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