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四百三十七章斩

第四百三十七章斩

 热门推荐:
    石怀愣愣的看着柳明志逐渐眯起的眼眸,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自己从柳明志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杀机,一抹及其清晰的杀机。

    明知道自己乃是皇亲封的三品大将军,石怀还是感觉自己心底空虚起来,他情不自禁的冒出一股从未有之的念头。

    柳明志真的敢杀了自己。

    “末将...........末将..............”

    柳明志看着石怀词不达意的模样,手中的镂玉扇轻轻地摇动了起来,将目光看向了苏柏青五人。

    “看来石大将军并没有将军法熟读于心呢,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你们五位将军给石大将军回忆回忆军法的内容,顺便给石大将军解释解释,此罪该当如何?”

    苏柏青几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苏柏青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其余五人如今也琢磨出一点不对劲出来,并肩王的一言一语似乎都在有意针对这个心高气傲的大将军石怀呢。

    瞄了一眼石怀战战兢兢的神色,几人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斩......斩.........斩立决。”

    “饮酒误事,延误战机者,斩立决!”

    柳明志淡笑着用折扇敲了敲手心:“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浪费口舌了。”

    “石怀大将军,不知几位大将军帮你回忆的如何?可还清晰明了?”

    石怀心中的疑惑彻底落实了,不是自己的错觉,并肩王柳明志是真的想弄死自己。

    不过是石怀还是打算继续装傻充楞下去,装作茫然的看着柳明志:“末将愚钝,不知王爷这是何意?”

    柳明志收起了目光中戏虐的笑意,事到如今,也就没有必要再折腾下去。

    柳大少目光一冷,从坐垫之站了,手中折扇轻轻地闪动着,目光清冷的环视了一下周围脸色各异的一群大小将领。

    “麒麟卫大将军石怀,奉旨赴北,行军途中却玩忽职守,懈怠国事,纵兵饮酒,而延误战机,从而令国战大业无疾而终,论罪当军法处置,判处斩立决。”

    “来人,将麒麟卫大将军石怀拖出去,斩首示众,以示军法之森严。”

    杜宇等亲卫几人目光一凝,毫不犹豫的抽出兵刃便朝着石怀走去,一干将领都愣了下来,包括云阳几人也愣住了,虽然知道今日的宴会必定要见血,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柳明志竟然一言不合便要将石怀这位三品大将军给说斩首示众便要斩首示众。

    南宫晔刚想起身说什么,被云阳一把按住了手腕给压了下去。

    “国战虽胜,却胜的不尽人意,本科全歼敌军,却因新兵纵酒,无法及时合兵,致使敌军逃出国门,这个黑锅总得有个人来背,王爷的火气总得有人来抗,谁让石怀撞枪尖呢,坐下来饮酒,稍安勿躁!”

    南宫晔一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安坐了下来。

    石怀身边十多名亲卫本能的想过阻挡杜宇几人,柳大少一个目光瞪去。

    “怎么?本王请尔等入府饮酒,你们在本王府中动刀动枪,莫非是想行刺本王不成?”

    行刺两字柳明志的语气说的及重,十几个新兵亲卫接触到柳明志充满煞气的目光,顿时手脚僵硬了起来。

    宋清程凯等二十多位将领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虎目深凝的盯着石怀身边的一干亲卫,身杀伐的气势不由自主的压迫在十几个新兵亲卫之。

    十几个新兵亲卫连战场都没有来得及过,承受着二十多个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将领身的煞气,顿时汗如雨下,不敢动弹。

    见过血的精锐老卒与没有见过血的新兵,在气势之高下立见,

    “杜宇,你愣着干什么。将罪将石怀,拖出去斩了!”

    “得令!”

    石怀回过神来,伸手示意杜宇几人不准靠前,目光惊惧的望着脸色平淡无波的柳明志。

    “王爷,你虽是当朝位极人臣的并肩王,可是末将乃是陛下亲自册封的正三品北征大将军,敌军逃出之事是否与末将有关尚未查明,证据是否确凿尚且不说,纵然此事不幸真的与末将有关,王爷你也无权处置末将。”

    “末将乃是正三品武将,王爷虽有权节制末将,却无权处置末将,否则便是有违大龙律。”

    “你虽贵为王爷,可是处置四品以官员,需交由三法司联合处置,证据确凿之时才能用刑。”

    “王爷一言不合便要将末将斩首示众,乃是私设公堂,此乃藐视大龙律之举,此乃无视太祖高皇帝定制之行。”

    柳明志冷笑着看着石怀,从桌案之拿起两卷圣旨递给了孙明峰。

    “去,让石怀大将军掌掌眼。”

    “得令。”

    孙明峰展开圣旨摆到了石怀的面前,柳大少脸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望着脸色惊变的石怀。

    “怎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莫非石大将军还需要本王给你解释解释吗?”

    “总揽北疆二十七府一切军政要务这句话也需要本王解释一下吗?”

    “此乃先帝遗旨,出征在外,军中事物自有本帅全权决定,莫说斩了你一个三品大将军,本帅就是斩了二品武侯也在律法范围之内。”

    “你大军赴北,入得北疆之内,便在本王节制之内,违抗本王军令,致使战机流矢,二品武侯本王都可斩的,何况你一个三品的将军了!”

    “拖出去,斩首示众。”

    “等等,王爷,末将的干爹乃是当朝国丈任文越,不看僧面看佛面,末将让弟兄们饮酒不假,可是这并不能说明战事便是因为末将而导致无疾而终的。”

    “还请王爷卖给末将干爹一个薄面,给末将一个辩解的机会。”

    柳明志扇扇子的动作一停,诧异的望着汗流不止的石怀:“国丈任文越是你的干爹?”

    “回禀王爷,国丈任文越正是末将的干爹,末将饮酒有罪,却罪不至死,请王爷法外开恩,给末将一个解释的机会!”

    “到时候干爹一定会有重谢的。”

    “当朝国丈,不得了的大人物啊,这可是皇后娘娘的亲爹,陛下的老丈人呢,他往朝堂之一站,还真没有人不敢不给他面子!”

    石怀听着柳大少自言自语的话语,陡然松了一口气。

    “石大将军啊!”

    “末将在,多谢王爷饶命,末将愿意为王爷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任国丈的面子本王不敢不给,可是本王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面子本王怎么给啊,不是本王不想给,本王没见过他的面子,本王想给也给不了啊。”

    “你既然愿意为本王万死不辞,这万死本王是给不了你了,既然如此,那就死一次就行了!”

    “拖出去,斩。”

    “得令!”

    石怀被杜宇几人用刀架着脖子往外面拖曳着,石怀面无血色的望着柳大少,眼神中满是怨恨之意。

    “柳明志,你个王八蛋,老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执意置我于死地。”

    “你这是徇私枉法,藐视律法,本将军乃是陛下亲封的三品大将军,你无权斩我。”

    “本将军不服,本将军要面圣,要见三法司!”

    “你不讲道理!柳明志你个王八蛋!”

    柳明志眯着眼睛望着差点挣脱出杜宇几人束缚的石怀,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是个了品的高手。

    “道理?”

    “本王生于江南,而北地封王,讲的就是道理。”

    “在北疆,本王就是道理。”

    “圣跟三法司你是见不了,不过本王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伸冤的人,他比圣还管用?”

    “什......什么人?”

    “阎王爷!”

    “杜宇,石大将军可是陛下亲封的栋梁之才,怎可拖曳,有损朝廷颜面。”

    “架出去!”

    “斩了!”

    “得令!”

    “柳明志,你个王八蛋,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声惨叫,宣示着事情告一段落。

    柳明志淡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着众人比试了一圈。

    “些许琐事,不必放在心里。”

    “本王陪诸位共饮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