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们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们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

 热门推荐:
    岩永琴子的心态有点微妙。

    本来嘛,自己这边强行冲阵,逼格拉满。

    接下来只要自己下车,来上一波嘴炮,揭露玉章的丑恶嘴脸,就算不能让他众叛亲离,也至少是个树倒猢狲散的结局。

    没想到,半路生生杀出个程咬金,平白生出波澜。

    反倒是关俊彦觉得挺爽的,笑眯眯地看着中二气息满满的花开院柚罗,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别的不说,单是这“柚罗”的命名方式就很有关某人当年的既视感,什么普通模式,极限模式,超限模式,不要太带感。

    更重要的是,关俊彦已经预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十分期待。

    果不其然,玉章一脸阴沉地开口了:

    “这是八十八鬼夜行和奴良组之间的事,你们人类要介入吗?我们妖怪之间的事。”

    “蛤?”

    坐在巨狼式神“贪狼”上的花开院龙二歪嘴斜眼,很快又大笑起来。

    “这是从哪个深山老林里出来的,消息这么不灵通,不知道我们花开院家族的作风吗?喂,魔魅流,告诉这群白痴,我们一直在做的事。”

    “妖怪必须消灭。”

    脑子不好使的花开院魔魅流一板一眼地答道,他坐着的是柚罗召唤出的“禄寸”,以北海道鹿为蓝本,冠以北斗七星概念的式神。

    “听到了么?妖怪们,我们只是来杀妖怪的。妖怪本来就该杀,何况是扰乱人类生活的妖怪对付你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关俊彦等的就是这一幕。

    花开院龙二这货脑子虽然坑了点,但立场鲜明,这个时候格外好用。

    关俊彦、岩永琴子乃至谏山黄泉和饭纲纪之都要考虑立场,考虑背后的各种关系脉络,不能随意喊打喊杀。

    花开院龙二,或者说整个花开院家都没这种顾虑,我们几百年的历史就是和妖怪战斗的历史。

    安倍御门院一系为了人类崛起,干掉无数妖魔,芦屋花开院一系也不逊色。

    别人打杀妖怪,或许会有质疑,花开院家不会,因为早已习惯哦,是他们啊,那就不奇怪了。

    报复什么的都是后话,今天我花开院家就是要斩妖除魔,不需要理由,不服,那就开干啊!

    遇到这种光棍,玉章也没办法,只能一边戒备,一边看向缓缓下车的岩永琴子。

    “公主殿下也是同样的想法吗?”

    “不,怎么会呢,我可是站在妖怪这边的。”

    岩永琴子知道玉章想败坏他的名声,哪会如他所愿。

    “不过,仅限于不对我抱有恶意的妖怪,不管是人类还是妖魔鬼怪,谁想要我的命,我就先要谁的命,你说呢,玉章先生。”

    玉章瞳孔一缩,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但现在部下都在,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能强撑:“如果是那件事,我已经给过交待了。”

    “是啊,自以为是的交待而已,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很遗憾,在真正的强者手中生死是可以逆转的。被你杀死的犬神,已经被犬妖大统领杀生丸大人复活,想听听他说了什么吗?”

    岩永琴子说着,从手提袋里取出一个平板,播放预先导入的视频。

    视频中,魅力满值的杀生丸负手而立,犬神跪坐在地上,哭诉着玉章的暴行。

    犬神的口才很烂,但越是这样就显得真实。

    从小因为半妖的身份被排挤,遇到玉章后,觉得找到归宿,一直都心怀感激,忠心耿耿。

    只要是玉章想做的,犬神都会去做,哪怕赌上命。

    没想到,仅仅因为一次失败,就被玉章舍弃,甚至为了推卸责任亲手斩杀。

    说到最后,又是鼻涕又是眼泪,之前有多么的忠心,现在就有多么的伤心。

    视频到此结束,引起的动荡才刚刚开始。

    作为玉章的头号忠犬,犬神在组织里的知名度足够高。之前玉章公开说他死了,有不少妖怪为之惋惜,为之义愤填膺,今晚的行动本来就有几分拿奴良组泄愤的意思。

    没想到,还没和奴良组撞上,这边就闹出了反转。

    思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漫无目的的时候一切正常,一旦有一个指向性,就会不停地产生联想。

    玉章手下的伤亡率一直都不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活着妖怪死亡,大的小的,强的弱的都有。

    如果是轰轰烈烈的战死大家都没意见,如果是这样死去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死者有着和犬神一样的境遇,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再难拔出。

    一时之间,妖怪们议论纷纷。

    什么时候,谁死了,我觉得像。

    什么时候,又有谁谁谁死了,你们觉得有没有问题。

    尽是这种话题。

    岩永琴子自得一笑,花开院龙二等人也自动进入看戏状态如果能直接发展成内讧,那就省事了。

    看在这个份上,今天就不和关俊彦那个混蛋以及“人奸女孩”算账了。

    然而,花开院龙二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玉章的脸色虽然难看,却没有因此乱了方寸,他提高音量压下了所有声音。

    “只是视频,不能说明什么。视频可以伪造,犬神同样可以,大家不要中了敌人的挑拨离间之计。”

    “你是说我在挑拨离间?”岩永琴子似笑非笑。

    “也可能是公主殿下被人蒙骗了,有本事让犬神跟我当面对峙。”犬神没有把话说死,能拖一时是一时,只要这一波稳住了,未必没有机会。

    “不需要。”岩永琴子笑容转为居高临下,“我这么做不是要让你认罪,这些东西也不是给你看,我们只是要一个理由,杀你的理由。”

    “诶?”玉章一愣。

    “还没明白吗?”关俊彦提起刀,脸上半是讥讽,半是轻蔑,“如果不是顾虑你的父亲隐神刑部狸,我们早就灭了你我们说的是真是假,就让你的父亲亲自去找杀生丸大人求证吧,至于你,就留在这里,永远的。”

    不止是他,谏山黄泉、饭纲纪之乃至对面的花开院柚罗、龙二、魔魅流三人组也跟着动了起来。

    六人针对一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