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血魔龙神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十天九地诛神大阵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十天九地诛神大阵

 热门推荐:
    “对我使用幻术,你还不够资格!”

    龙鳞云的眼中泛着淡蓝色的气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因为周围的一切而感到任何惊慌失措,在经历过和无首的一站之后,龙鳞云的抗压能力已经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魑魅魍魉,皆为虚幻,破!”龙鳞云向着自己的面前打了一个响指,那些祟土重生的鬼魅在一指之鸣后化为了泡影,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远处一个巨大的旋涡中,一只血红的眼睛盯着龙鳞云,宛如恶魔的死亡凝视一般,看的让人发慌,换做一般人,估计早就已经腿脚酸软,倒在地上瑟瑟发抖,或者想尽一切的办法逃离这个诡异的空间。

    而龙鳞云却只是站在那里,目不斜视地和这只巨大的红眼对视着,龙鳞云眼中闪过一道光,天空中红眼的瞳孔剧烈地颤抖着,一身惨叫声划破了天际。

    光景再次变化,龙鳞云回到了现实之中,而那个大祭司此时正捂着自己的双眼,指缝之中有着不断流淌出来的血液,全身上下发抖着,在众目睽睽之下鬼哭狼嚎。

    “大祭司!”

    一旁的两个祭祀赶忙来到了大祭司的身旁,但是大祭司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般,七窍流血,脑子里面“嗡嗡”乱响,整个头都要炸裂了开来,手上的权杖也“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混蛋,你对大祭司做了什么!”一旁的一个不知道是护法还是祭祀的人对着龙鳞云怒吼道。

    “做什么,你去问问你们这个什么狗屁祭祀不就知道了?”龙鳞云摊了摊手,一副自己毫不知情的模样,看的让人牙齿痒痒。

    “狂妄的小子,今天踏入我们天渊之宫,你就别想再回去了!”另一个男人向着龙鳞云冲来,手掌一凝,一个血红骷髅的虚影张大了血盆大口向着龙鳞云咬了过来。

    血红骷髅发出了鬼魅般难听的叫声,狰狞地张大了嘴巴,想要将龙鳞云一口吞下。

    龙鳞云眯了眯眼,站在原地毫无动作,直到血红骷髅将要咬在了龙鳞云的身上,龙鳞云才双手掰开骷髅的嘴巴,龙爪死死地抓住那几颗红色的大板牙,骷髅不断地压制着龙鳞云,看起来已经站了上风的样子,龙鳞云双膝微微曲折,小腿颤抖。

    看到龙鳞云这副模样,那个男人轻蔑地看了一眼龙鳞云,“哼!我这个血红骷髅兼具精神和物理双重攻击,能够一方面侵蚀你的精神力,另一方面消耗你的灵力,看你怎么支撑!”

    “别以为靠一些旁门左道阴了大祭司后,你就最厉害了!”男人非常自信地回过头去,径直走到了大祭司的前面,想要检查一下他的伤势,身后传来了龙鳞云的声音。

    “是吗?如果你就这点程度的话,还是别站出来丢人了!”

    巨大的血红骷髅压制着龙鳞云,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是他的话语却异常清晰,咬文嚼字都和平常没啥两样,根本就没有半点气喘吁吁或者灵力不支的模样。

    男人转过头去,只见龙鳞云刚才还弯曲的膝盖挺直了过来,大喝一

    声,手掌硬生生地是将血红骷髅给撕碎了。

    血红骷髅的幻影消失在了龙鳞云的身前,龙鳞云活动了一下胳膊肘,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继续微笑着看着那个男人。

    “就这?”

    龙鳞云吐出两个字,远处的男人这时候冷汗在背上渗透出来,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他的修为大概在皇灵境的巅峰层次,这招是他苦学几百年才习得的能够同时在精神和物理上压制对手的招式,眼下被这个不大的青年给硬生生地用手给撕裂了。

    “你还有招没,没有的话我出招了!”龙鳞云活动了一下手腕,眉毛对着男人挑衅地扬了扬。

    男人全身颤抖着,是又气又怕,他最强的招式都已经用完了,剩下的招式对龙鳞云也不知道会不会起什么作用。

    “你你别嚣张!”男人抬起手指着龙鳞云,外强中干地怒吼道。

    龙鳞云伸出一只手,对着男人招了招。

    “啊……”

    男人感觉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耻辱,一时间失了智,向着龙鳞云猛冲过去。

    “不要过去!”

    身后的一直看守在大祭司身旁的男人对着那个已经失去理智的人大喊道,但是眼下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这个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自己曾孙辈的人瞧不起,搁谁谁难受。

    “吃我我一杖!”男人虚空之中掏出了一杆权杖,龙蛇游舞般地挥动着,向着龙鳞云重重地砸去,一只蛊虫一样的巨大虚影出现在了身下,男人骑着蛊虫朝着龙鳞云杀去。

    龙鳞云依旧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想要避让的样子,着让男人更加生气了。

    “狂徒,今日必要你付出代价!喝啊……”

    轰……

    整个平台为之剧烈地震颤,龙鳞云所在的地方早已经塌陷下去,大量的岩石掉进了湖水之中,连远处的樱树的树枝也轻微地摇摆地几下,落下了纷飞的花雨。

    灰尘弥漫在空中,人们看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在男人强力一击之后,那里彻底没了动静,惹得不少人纷纷讨论了起来。

    而一直守在大祭司身旁的男人却眉头紧锁,他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下一秒他的呼吸就沉重了起来。

    龙鳞云一直龙爪拎着男人的头颅,把他的身子托在地上,缓缓地从尘埃之中走了出来。

    “喏!还给你们!”

    龙鳞云将男人的身子丢了出去,男人像一条死狗一样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就落到了人群之中,顿时人群中就炸开了花,龙鳞云却依然是一副风情云淡,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还低声说了句。

    “又要洗衣服了!”

    大祭司这时候终于发话了,“你到底是过来为了什么,为什么要打伤我们这里的人,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加害于我们!”

    男人的声音十分虚弱,看起来已经是失去了战斗了,之前

    他在和龙利鱼比拼精神了的时候,自己的灵魂遭到龙鳞云的压制,以至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坍塌,整个人身体中的各项机能都完全胡乱运转起来。

    龙鳞云听了他的话,有些好笑,之前说要将龙鳞云吸干练成活尸的是他,现在又在这里低声下气地讲道理的,也是他。倒还真是够好玩的。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们这里的人不爽罢了,你们这种异端之力,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我只不过是替天行道,教训你们一下!”

    龙鳞云缓缓地走向前去,男人护着大祭司向身后退了几步,脸上写满了惊恐和忌惮。

    “替天行道!就凭你一个毛孩没长齐的小屁孩吗?”

    远处的天空忽然电闪雷鸣,风云突变,一个带着醇厚音色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渊之宫中,连那些皇室的子弟们这次也纷纷跪了下来,低头不敢看着天空,但是可以听到有人喊着。

    “宫主来了!”

    除了大祭司之外,所有的人都俯首称臣,远处一道极致闪亮的光团出现在天的尽头。

    龙鳞云眯着眼看着这个光芒万丈,如同夏日晌午般太阳的光团。

    空间在猛烈地波动之后,九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之中,他们的脸上都涂鸦着各种各样的花纹的图案,和大祭司脸上的图案略有出入,但是这不难看出,他们也是负责祭祀一类事情的。

    “大祭司!”

    其中一个祭祀快步地走到了大祭司的声旁,看着大祭司虚弱的样子,质问着身旁的男人。

    “十二祭祀,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一直守在大祭司身旁的男人是天渊之宫的十二祭祀,龙鳞云扫了一眼这十几个人,大概猜得到他们接下来想要干什么了。

    “十一祭祀他被打败了,大祭司也中了这小子的阴招!”十二祭祀看到帮手终于来了,向着眼前的这个祭祀诉苦道。

    这个祭祀在天渊之宫排行第二,实力强劲,和大祭司的实力不相上下,但是岁数比大祭司要小上不少,所以暂且位列第二。

    二祭祀的目光投向站在远处的龙鳞云,皱着眉头道:“小子,我不跟你多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布阵!”

    包括十二祭祀在内的十个人瞬移到了龙鳞云的身旁,将龙鳞云围了个圈,所有的人都拿着一柄颜色各异的权杖,这些权杖上的宝石闪闪发光,将所有的人连接了起来。

    “十天九地-诛神大阵!”

    二祭祀手中的权杖高举,接下来便是按照顺序三四五,知道十二祭祀,一道道符文在祭祀们的脚下出现,开始轮转起来。

    龙鳞云拔出了一直放在身旁的青龙风雷枪,选中了一旁的一个祭祀戳去,这个祭祀眼神一冷,口中默念口诀,一个符阵将龙鳞云的长枪挡了下来,龙鳞云的长枪被弹起,人后退了几步。

    “有古怪!”

    龙鳞云终于收起了玩弄的心思,开始认真对待这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