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皂吏世家 > 第380章 我只是不想负责

第380章 我只是不想负责

 热门推荐:
    “你确定?”西门开抬头看着小越。

    “我所知的就是这样,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小越耸了一下肩,表示自己才不负这个责呢!转向了青青,“中午想吃什么,我去做。”

    青青笑了,仰头想了半天,看向一直在边上的乔大勇,“爹,你想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爹就想吃什么?”乔大勇忙说道,他刚刚一直坐在后头,他就是来看女儿的,他觉得好些日子没见女儿,他得好好看看。

    “大伯喜欢吃红烧肉。”安安忙跟小越说道,“我喜欢红曲肉,红烧肉也可以。”

    “那就做红烧肉好了,红烧兔肉好了,很瘦,你就可以吃。”小越忙说道。

    “那得多难吃啊!”安安叹息了一声,无力靠着纯王。

    “那把兔子肉烤一下,蜜烤的,安安会喜欢吃。”青青笑了。

    “那我烧个爹喜欢的红烧肉,再烤个兔肉,给你做点什么呢?烧个虾仁豆腐好了,你喜欢木耳,用来配饭最好不过了。”小越点头,忙下去了。

    “虾仁豆腐我觉得也可以。”安安点头,看着纯王,“你觉得呢?”

    “我都可以,小越做的都不错。”纯王倒是没觉得小越没问自己想吃什么而生气,反正他在乔家待着已经不把自己当成王爷了。

    “还抓人吗?”唐冷看看这家人热情的去讨论菜单了,好像一下子都忘记了案子一般。

    “抓不到的,我这么傻,都不会在原处等着,所以西门大人放了那么久,一定早就离开京城了。”安安就算只听了一个皮毛,也耽误他的好脑子。主要是,中午有肉吃,他有动力能多思考一下了。

    “爹,还是让崔叔他们去查吧?把跟那个小伙计联系过的人全找出来,看看他每天的行动轨迹,看看还能不能找出点什么痕迹吧?”青青这时还是更相信开封府的人。

    乔大勇点头,看向了西门开,西门开说了一个地址,乔大勇就出去了。

    西门开现在觉得全身都没力气了,他跟随了铁大人五年,但是因为青青太能干了,于是铁大人很少过问案子的事,那时他是觉得铁大人是觉得自己不懂,于是才不管的。但是现在看看,铁大人不问是因为太懂了,他既然可以不管,为什么要冲在前头?对于自己专业的领域,一般人都会有超强的自信心的。若是这样,铁大人也许真是酷吏,但一定不会制造冤案。那么,大理寺的那些案卷是谁给自己的?

    “小越跟铁大人又不熟,也许不是真的。”唐冷对自己的朋友还是同病相怜的,刚刚青青和小越又秀了一把恩爱,真的亮瞎了他的眼。

    青青看看安安想起了什么,从袖子里拿那串珠子出来,递给了安安,“皇上给你的分红,赵公公帮你选的。”

    安安忙瞪圆了眼睛,双手接过,晃着脑袋“大叔和赵爷爷真是太好了,大哥看到没,我有跟赵爷爷说,我喜欢又大又圆的珠子,赵爷爷真是太懂我心了。”

    纯王看看那珠子,眨了一下眼睛,看看青青,“父皇也没说赏什么什么给我?”

    “别说你了,我都没有。”青青双手一摊,指了一边放着的琴,“那琴是给小越的,说这样,我就不用做两把琴了,因为他要独一无二。”

    纯王歪着头想想,他脑子没那么快。

    “意思是,小侄女将来有两块肉,准备给你一块,再给她心上人一块。然后你另外赏了那人一块,这样,小侄女的两块肉就都是你的了。”安安理解,忙给纯王解释了一下。

    纯王恍然,但是马上又摇头,“那我还是亏啊!”

    “那你肯分给那个臭小子肉?我都不能忍呢!”安安想想说道。

    “我不能把那小子杀了?我是王爷呢!”纯王忙说道。

    “也可以,你只要不怕小侄女说,爹,我恨你,我再也不跟你说话了。”安安摇头,“我去年验过一个尸,女孩因为这个跳河了,那老爹哭得啊……”

    青青就看着这一大一小聊着天,她觉得头皮有点麻,现在她觉得还是让纯王快点离开乔家吧,这么下去,两个人的智商一块往地底下掉了。转向了唐冷,“唐大人,我要你们昨天搜到的账册。”

    “行!”唐冷点头,拎起了西门开,“属下就带着西门大人一块去。门外会有人守着,午餐后,属下来接殿下。”

    “好,谢谢!”青青对唐冷点了一下头。

    唐冷拎着西门开准备出去了,青青想想还是叫住了西门开,想想“对执法者来说,很多时候会很痛苦。世上的案子并不是真的永远的公平正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有个痛苦的父亲,因为相信律法,把强暴自己女儿的坏蛋送到衙门,可是因为状师的巧舌如簧,于是,那个坏蛋无罪释放了。愤怒的父亲去把那个坏蛋杀死了!然后平静的等待着法律的制裁。若是你看到这样的父亲,是不是也要放了他,认为他是对的?”

    “不是吗?”

    “不,我认为那个父亲没有错。但是,我说但是,万一那个犯人真的是冤枉的呢?哪怕有一丝的可能性呢?这也是这些年,我追求证据的原由,一切只能靠证据说话。错一点都不成,哪怕一点说不通,我都不敢认为这个案子没有错。有时眼睛看到的都不见得是真的情况下,我们凭什么判定谁有罪、谁没罪。更不要说一个愤怒的父亲了!万一他杀错了人怎么办?那么,他不但要面对女儿的痛苦,还要面对自己造成另一个家庭悲剧的自责。”青青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以为你会说,若是私刑盛行,以暴制暴,将会天下大乱。”西门开苦笑了一下。

    “这些你比我懂,我只是个平凡的小女子,我只是害怕自己会睡不着。仅此而已!”青青摇摇头,“所以我把责任推给判案的大人,交给天下人。我只负责把这个人抓回来!若是这回证据不足,我就盯死你,只要你敢动,我就再抓你一次。一直抓到你没力气再犯恶,或者再犯次大的,我一次弄死你为止。”

    “就像你对张家!可是你的丫环还是死了。”西门开盯着青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