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刑事女律师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挑选开始

第五百四十八章 挑选开始

 热门推荐:
    小严的申请书递交给法院,负责案件的法官看到司马淇淇申请使用陪审员制度,法官是感到头都大了,但是这个申请书又不能置之不理,于是让工作人员向大众发出问卷调查。

    本来法官希望如果大众没有人回应,可以以此让司马淇淇放弃采用陪审员制度,大不了后面判刑的时候酌情减刑好了,可是让法官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吕思学也在大力推动,没多久,发出的问卷调查就有了回应,这下可逼得法官不得不挑选预备陪审员。

    新的一天,吕思学面带笑容地来到的事务所,看到吕思学就像捡到钱了似的,笑着问道:“我说吕局长,你这满面春风的,你不会是捡到钱了吧,啊,不知道是多大数目的钱,能够让吕局长面带微笑这么久,而不感到肌肉抽筋呢?”

    吕思学跟两人来到司马淇淇的办公室,司马淇淇跟小严正在商讨案件,看到两人走了进来,小严虽然不认识吕思学,但是一眼也能看出,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物,知道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谈,连忙起身离开司马淇淇的办公室。

    吕思学看到小严走出办公室的背影,笑着说道:“,你的员工很懂事嘛!”

    “废话,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有话就说,不要耽误大家时间,尤其是我家淇淇的时间,谈话是要收钱的。”

    一脸不屑地看着吕思学,吕思学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我来只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你吕思学还能带什么好消息给我呀?”

    听到吕思学的话,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

    “好消息是,这次案件的审理法官,换成了祁年。”

    吕思学话音刚落,反问道:“这个换人算什么好消息呀,那个祁年看起来阴笃,你就不怕他从严审理,不给陪审员面子吗?”

    吕思学听到这么说,脸上一点担心的表情都没有,司马淇淇缓缓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祁年也是你吕思学的人对不对?”

    “错,准确来讲我们是盟友,不是从属关系。”

    吕思学打断司马淇淇的话,进行了纠正。

    听到吕思学的话,恍然大悟,一脸鄙视地看着吕思学说道:“看来你小子又有了什么阴谋诡计,才把原来的法官给换掉的是不是?”

    吕思学微微笑了笑说道:“没有用任何阴谋诡计,只是之前那位法官,对于陪审员的选择消极怠工,因此把他换了下来。但,那位法官消极怠工是事实,不是阴谋诡计。”

    吕思学一本正经地看着解释道。

    “嗯,我懂,法官消极怠工,人家法官在自己办公室里消极怠工,你吕思学负责财政的,你怎么知道人家法官对工作的态度呢?”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吕思学聪明,能成为他的同学,自然也不是笨蛋,从吕思学说出第一句话,心中已经有了猜想。一脸得意地看着吕思学,吕思学听到的疑问,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看到吕思学这个样子,不禁笑了笑,拍了拍吕思学的肩膀说道:“诶,放心,你这人我从来没把你当君子,你刚刚的反应已经告诉我,我猜的没错,放心好了我不会出去乱说的。吕局长。”

    司马淇淇听到跟吕思学的对话,两人的情绪已经让房间中的空气降到了零点,司马淇淇连忙说话分散两人的注意力。

    “吕局长,这谁是审理法官,恐怕对我影响不大,我只想知道,检控方面是谁呢,方傲钦吗?”

    “当然不是!”

    跟吕思学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司马淇淇。

    司马淇淇听到也回答了自己,而且答案跟吕思学一样,一下愣住。吕思学听到的答案居然跟自己一样,一脸疑惑地看着

    看到吕思学就像不认识自己一样一直望着自己,一脸高傲地说道:“怎么,不服呀,就允许你说话,不允许我说话,难道只准你说出答案,我就不能说出我心中的答案吗?”

    “你怎么知道,检控官不是方傲钦?”

    吕思学面色凝重地看着问出心中的疑虑。

    听到吕思学的问题,笑了笑说道:“这不明摆着的吗,你让审理的法官变成了祁年,不管你有没有出面,祁年平常就算跟你没有任何交集,但是,你的对手都不是傻子,如果是傻子,也不可能成为你吕大局长的对手,那么既然你让你的人当了法官,如果再让你的人成为检控官,辩方律师又是你吕局长找的,这件案子不是最后变成你吕局长的独台戏吗,是个人也不会让你吕局长这么如意。所有人都知道,你吕大局长想要这件案子,大力推动陪审员制度,要阻止你,当然要安排一个他们自己人进去了,一个能够跟我家淇淇对阵的检控官。”

    吕思学听到的分析,不禁对心生佩服,不过吕思学转念一想,自己一直对客气也不只是因为的父亲郝万棠在政商界有影响,还有自身的能力,吕思学庆幸个人对权力没有太多的兴趣,否则,如果进入政界,凭借郝万棠的财力以及这闹天宫的本性,估计会是一个头疼的对手。

    现在只是偏爱钱财,在这点上,还有机会合作,吕思学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

    看到吕思学面容表情一下放松,推了把吕思学,一脸疑惑地问道:“想什么呢,大哥刚刚的分析不对吗?”

    “对!完全正确,我只是兴庆你不是我的对手,要不然你会让我很头疼。”

    “是嘛,你早说呀,你早说我一定当你的对手,不过你就算不是我的对手,我看到你我都头疼。”

    一脸嫌弃地看着吕思学说道。

    吕思学听到的话,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笑了笑,小声说道:“不就是挖了你一次墙角嘛,你其实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又怎么能遇到司马大状这样贤惠又能干的妻子呢,你都结婚了还记着旧仇,再说,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诶,那件事告诉我,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呢,要对你时刻提防着。”

    听到吕思学的话,一脸平静地回答吕思学,就在这时,司马淇淇打断两人的交谈,看着吕思学接着问道:“那么是谁担当这次的检控官?”

    吕思学听到司马淇淇的问题,微笑着说道:“是两位的熟人,屠明豪!”

    “是他?”

    司马淇淇听到吕思学说出的名字一脸诧异,也觉得奇怪,连忙问道:“为什么屠明豪会是检控官?”

    “屠明豪接受政府的外派任务,成为兼职检控官,政府在案件处理不过来的时候,可以在本地法律工作者中选择出色的法律工作者聘用他们为兼职检控官。”

    吕思学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于是向两人告辞,司马淇淇听到检控官是屠明豪,一个让她都心生畏惧的强大对手。

    半个月过去,法院将预备陪审员的资料送到司马淇淇手上,一共16个人,意味着,司马淇淇跟屠明豪两人可以各自选择四人作为正式陪审员。

    由于陪审员的资料保密,因此不能让沙羽进行调查,司马淇淇、和小严三人在办公室里商量着,陪审员选择正确,将会成为很大的帮助。

    司马淇淇看着面前的资料,缓缓说道:“先把家庭幸福美满的人给剔除掉。这类人他们可能根本不会知道我们当事人经历的什么,这类人对我们帮助不大,还有可能成为我们的障碍。”

    小严将贴在白板上的十六张照片拿下三张,这三人都是属于司马淇淇刚刚说的类型,想了想说道:“那把跟阚于童年经历差不多,但是后来走上人生巅峰的人也剔除掉。”

    小严听到这么说,看着司马淇淇,司马淇淇想了想说道:“不错,这类人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向成功,在他们眼中,不只有学坏这一条路,按照说的做。”

    小严点了点头,拿走六张照片,现在白板上还剩下七张,司马淇淇看着这七张照片,缓缓说道:“也就是在法庭上挑选陪审员,我们要从这七个人中选择四个。”

    “唉,好可惜,不能让沙羽进行调查,要是能调查,就找那种固执己见的人,现在这七人都不知道性格,万一留下的是那种没有主见的,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糟了。”

    起身来到白板前,看了看白板上面的照片吐槽道。

    司马淇淇拿过资料看了看,缓缓说道:“不止,我们还要知道,哪些人的时间是空闲,避免有陪审员因为自己上班的原因,想快点结束庭审,而直接诱导他人进行快速定罪。”

    小严听到跟司马淇淇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配合的十分默契,小严笑着说道:“啊,司马律师,你们两夫妻当着我撒狗粮,我反对。其实没什么,到时候在法庭上挑选正式陪审员的时候不是还可以每人问一句话吗,我们就凭那句话再做最后的判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