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十修 >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十章 忘情诀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十章 忘情诀

 热门推荐:
    每个夫子监督的几个分组决出第一后,今天的切磋便是到此结束了。连夫子宣布了八个大组的第一名,分别是申海、范王、独孤涅、张瀚海、萧兰、赖川、扶云上、扶摇天。

    接下来就是各个夫子点评学生们的表现。独孤涅暗中盯着陈福,心中还是略有些担心,他又和申海那群人联合起来找自己麻烦。幸而各个分组在夫子的点评之后,就宣布了放学。独孤涅一溜烟,赶紧就跑了。

    今天是不回东华街的宅子的,早上出门的时候,白铭就给独孤涅说了,要去屈爷爷家里住几天。

    因为今天二月二十七,刚好是春分节气,在天武国,春分时节,农村里有犒劳耕牛、吃春碧蒿还有春祭等习俗。这春祭,就是开始扫墓祭祖,很多的事情,是要在清明节前做完的,白铭也是回家里来帮忙几天。

    屈爷爷名字叫屈邈,其实是九姨父屈留的父亲。去年过来的时候,也到屈邈家里来玩过,就在东临镇外面的花山村,离兰草山不远,独孤涅也是记得路的。

    屈邈已经六十多岁了,头发花白,慈眉善目,就是平日里唠叨些。

    屈留还有一个妹妹,和最小的弟弟。妹妹嫁出去了,也就离开了花山村,回来得少,独孤涅也没见过。弟弟,独孤涅只知道平时屈邈唤他老幺,独孤涅就叫屈叔叔。老幺有个不甚好看但孝顺的媳妇儿,独孤涅喊她婶婶。

    屈邈也是修仙者,但人上了年纪,都容易唠叨了些,恰好独孤涅是个爱听故事的,所以屈爷爷也是很喜欢他。

    吃过晚饭,屈叔叔和婶婶抢着去收拾碗筷,独孤涅自是跟着去帮忙了。那两口子也想看看独孤涅是不是真的会做这些活,也就没拒绝,对这孩子也多了几分喜爱。

    独孤涅收拾好了以后,看到屈爷爷和白铭坐在院子里说话,独孤涅也就跟着凑了上去。听到坐在摇椅上的屈爷爷,语重心长地说道“铭儿,屈留一声不吭地跑了,确实对不住你,爹替他向你道个歉,等他回来,爹替你狠狠揍他一顿。但你说你要修仙这个事情,爹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啊!”

    独孤涅听得奇怪,九姨不是之前说这仙道是什么劳什子吗?怎么自己也要修炼了。

    “没事,爹,我和屈留也还是有些积蓄,生意也可以放一放了,也是养得活自己的。我不知道屈留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是找点事情做,免得心里也总是心烦意乱。要是他修仙有成,我多活几年,也能多陪陪他!这也算是有个盼头!”

    独孤涅好奇地问道“九姨,你不是说修仙会害人孤苦伶仃吗?”

    白铭倒是没责怪独孤涅插嘴,答道“既然你姨父已经走了,九姨也只能选择和他走一样的路。现在想来,要是他走的时候,九姨跟着一起去了,或许也比现在好。”

    独孤涅人虽小,但心里却忽然有了个念头“难不成,是因为我被爹娘托付给了九姨,才拖累了九姨?”心里这么想,却不敢问了。只是觉得愧对九姨。

    “爹倒不是说不愿意教你,但这仙道的修炼,其实也是极难坚持的。没有大恒心大毅力,怕是一点成效也见不到。你愿意试试,便试试。小涅,你说这仙道是劳什子,其实也没错。”

    独孤涅思绪被打断,这又听屈爷爷讲道“我们屈家修的这仙道,乃是忘情诀。屈留和我,都是资质平平,难有大成。屈留或是以为修这忘情诀,便是要忘情。所以铭儿你可能也是有误解!”

    白铭知道,屈邈这是在讲述修炼的心得了,便道“请爹指点!”

    “这修忘情诀,确实忌讳被七情六欲所累。”

    “但这个忘字,却不是遗忘、抛弃的意思,而是说不执着,不为所累,能够掌控。”

    “而这个情字,也并非是指情爱,而是说人的七种情绪六种。”

    “这七情,指的是喜、怒、忧、惧、爱、憎、欲;而六欲,则是眼、耳、鼻、舌、身、意。所以这忘情诀,又分上下两篇,上篇,乃是忘情七诀,下篇,则是忘尘六诀。”

    “天地无情,万物归一!这等无情,却是有情!个中真意,还需自行体悟!”

    “铭儿,我能对你说的,也就四个字,情深不寿!不要因为留儿,误了自己!你待他真情实意,这无可厚非,却不该迷失了自己!”

    白铭似有所悟,默然不语。屈邈也不再多言,闭上了眼睛,在躺椅上摇啊摇……

    这一席话,独孤涅虽也不能做到全然理解,但也隐隐觉得,这和夫子所讲的“勇”,有类似之处,暗含有中生无,无中生有,有无相生之意。便也集中精神,默默记下这些话。

    到了该睡下的时辰,独孤涅照旧开始了持武劲的修炼。这一个月以来,修炼的好处,独孤涅是深有体会的,回想起今天能在比试中胜过陈福,心中仍是欢喜不已。

    不想,刚开始吸收天地灵气,房门便被推开了,独孤涅睁开眼睛,看到走进来的人,正是屈爷爷。

    屈爷爷一脸惊讶地看着独孤涅,问道“小涅,你这是在做什么?”

    独孤涅答道“我在修炼持武劲!”屈爷爷赶紧坐到了屈留的床边,说道“持武劲?你这明明是在吸收天地灵气啊!想不到你这小小年纪,竟然已经修炼到了察气境的巅峰!”

    原来,屈邈准备睡下之时,突然感觉到小涅的房间一阵剧烈的天地灵气的波动,虽然难以置信,但还是推开了房门来确认一番,不想独孤涅在仙道上,竟然已小有成就。要知道,独孤涅还不到七岁啊!看来,小孩子的世界,果然是简单了许多,要做到这天地灵气的吸收,也需要心无旁骛。仙道讲究返璞归真,或许这年龄越小,修炼仙道反而愈加容易!

    独孤涅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便说道“是九姨父教我的!”

    “好!好!你给爷爷讲讲,九姨父都教了你些什么!”独孤涅便将自己所知道的调息的方法,告诉了屈邈。屈邈听完,点了点头,道“虽然只学了点皮毛,但难得你如此勤奋,又有这样的毅力。若能长久坚持下去,爷爷相信你的成就会远远超过我和你九姨父!”

    哪个小孩儿不爱听表扬,独孤涅一听,也来了兴致,便问道“屈爷爷,难道我适合修仙吗?”

    屈邈答道“适合不适合,我也没有判断的能力,但你目前却是大有机会突破仙道的第一境界,察气。这下一个境界,便是凝气了!只有修炼到气海境界的小成,才能使用那诸多玄妙的仙法!若能修炼到气海境界巅峰,那便是修仙者中的大能了!西国传言,常人寿七十觉足矣,修武者寿百者多,修仙者寿两百者不计其数!而这能活两百岁以上的修仙者,便是要到气海巅峰境界方可!屈爷爷天赋有限,勤奋更是不足,十二岁才到凝气境界!三十岁才到气海初境,之后修炼了十年,都没有能突破,渐渐也就放弃了。你九姨父天赋就比屈爷爷好得多,十一岁凝气,十八岁气海初境,这十多年来虽未能突破到气海小成,但毕竟修炼还没落下。若真到了西国有什么机缘,或许还真能在修仙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看得出来,屈爷爷很激动,独孤涅也第一次听说这些,忙不迭地说道“那屈爷爷,你教我修仙吧!”

    “你等着!”屈爷爷跑回了自己房间,一阵倒腾,又跑到了独孤涅房里,手里却多了一本泛黄的书。“这是屈爷爷手抄的忘情诀,准确来说,应该是忘情诀的上篇,也就是忘情七诀,我们屈家也就只拿到了这一本,虽有残缺,但修炼的法门,却是讲得清清楚楚了!你好生修炼,有不懂的,随时问屈爷爷!”

    说完,屈爷爷像是按捺住自己的兴奋之情,又说道“嗯,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修炼是个漫长的事情,不能急于一时,养足了精神,修炼才能事半功倍!”

    “可是我修炼的时候,好像不需要睡觉啊!”独孤涅这是第一次说起这件事情。

    “什么?”屈邈一听,也是奇了。独孤涅便将自己修炼持武劲的情形给屈邈讲了一遍。

    屈邈听完大惊失色,说道“你这小子,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完全照着自己心意胡来!修炼这种事情,若是没有前辈经验的指导,其中凶险岂是你所知晓的!你这等修炼方法,一旦走火入魔,都没人知道怎么救你!”

    独孤涅也是吓了一跳,怔怔地说道“可是我修炼过后,确实觉得精神振奋,浑身上下使不完的力气。武功也进步了不少!除了修炼时身体的疼痛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屈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修炼的法门本就奇妙,开宗立派的先贤们,也往往是在机缘巧合下,寻找到了修炼的法门。你这条路,到底是福是祸,屈爷爷也不敢断言。”

    想了一会儿,屈邈又说道“但是屈爷爷也要对你说,你在仙道上,已算是初窥门径,犯不着剑走偏锋,兵行险着。到底怎么选,还看你自己!”

    独孤涅一时也不知道如何选择了,只能看着屈邈。

    屈邈似乎也是遇到了个大难题,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样,你按照你所言的修炼方法,修炼一边,屈爷爷给你看一看!”

    “好嘞!”独孤涅也不迟疑,轻车熟路地开始了持武劲的修炼。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独孤涅便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屈邈那张惊疑不定的脸。

    “怎么了,屈爷爷?”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好舒服呀!”独孤涅边说,边伸展了一下身体,身上的骨骼一阵噼里啪啦地响。

    看着全身大汗,但脸色红润的独孤涅,屈邈也没了主意。刚才看到独孤涅脸上露出痛苦狰狞的表情,汗如雨下,但又不敢轻易打断,屈邈本就担心这种修炼方法会走火入魔,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想着这孩子已经这么修炼了一个月了,只得耐心地等待。

    而等待的结果,却正如独孤涅所言一般,没什么不妥,特别是气色,和体内灵气的波动。屈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你若觉得如此有用,便坚持下去吧。风险虽大,但对你来说,收益也不小。但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贸然进取。既然你在内力上有所缺陷,屈爷爷还是希望你早一点专注于修仙之道,还稳妥一些。学的驳杂了,怕是两头是空。还有,不要随便把这种修炼方式告诉别人,倒不是怕别人学了好,就怕别人尝试了以后有什么不妥,你反而是要惹祸上身!明白了吗?”

    “明白了!”独孤涅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这句话,屈邈又想,这孩子,怕是不会睡了。摇了摇头,回房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