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十修 >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二十五章 青冥帮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二十五章 青冥帮

 热门推荐:
    就这样过了几天,独孤涅已经把天武诀的短棍棍法和轻功全部记牢了。在这套上乘的武学里,独孤涅更是深刻地体会到了武学的魅力,甚至连修身的时间都适当减少了一些,花在了对这套武学的体悟中。

    当然独孤涅也记得,要尽快想办法加快修身的修炼,以便于能更自然地使用内力,不至于被当成异类。那根黑蟒纹木棍,独孤涅倒是没藏着了,时时插在腰后,又不时把玩,虽有同学好奇,但毕竟不是什么锋锐的利器,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

    对于这根短棍,独孤涅也是爱不释手,这怕要算是独孤涅身上最贵重的物品了。摸起来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棍身上面还颇有光泽,加上那些灰色的花纹,倒是个挺好看的武器。

    五月初一这天,学府的武课又做了新的调整。为了迎接六月考,一学年的八强学生,将和二、三学年的八强学生,在一起上课了,同时,也要在这二十四名学生中,培养出八名学生,参加最后三天四个学府的统考。

    学生们互相做了认识,而上课的方式,也比较简单,就是夫子们挑选实力相近的不同学年的学生们,互相切磋。而切磋的地方,却是在广场内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学府内的武斗场。

    武斗场平时的门是锁着的,大门上写着不得擅入,学生们也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况,直到这天才算是一睹真容。

    走进门里,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四层层层向下的台阶,台阶高有二尺,宽有四尺。最下面是四个方方正正的擂台。擂台长宽有十余丈,铺的都是上好的青龙岩,四边也都是高有丈余的青龙岩墙壁,墙壁的上方,就是看台。在武斗场的北边,有一个高高的看台,能够同时俯瞰整个武斗场。

    夫子们说,之后的六月考,便是要在这样的擂台上进行比试了。

    第一次走进擂台中的时候,独孤涅抬头看向了上面,那些空空荡荡的台阶上,在六月考的时候,就会站上去很多学生和夫子吧!想到这里,独孤涅竟然有一些激动。擂台上除了有一位负责监督和评判的夫子,其他的学生和夫子们,都是要待在看台上的,那一刻,仿佛全世界的目光,都会汇集到擂台中。这可和在广场切磋的感觉,大不一样啊!

    未来一个月,他们的武课,就是要在武斗场上了。

    在夫子们的安排下,独孤涅第一次切磋的对手,竟然就是那天和骆星一起出现的那个学长,三学年的柳亦杉。柳亦杉是见过自己使用内力的,但此时此刻,独孤涅也不希望对方察觉自己的异样,心中略作打算,已经有了想法。

    柳亦杉用的是狼红软木刀,独孤涅用的则是狼红软木棍。因为黑蟒纹木棍的品质高了太多,虽然也是木质,但远胜钢铁了,学府内部切磋的话,不算公平。所以,便交到了夫子那里,开打之前,柳亦杉对独孤涅说了一句“你真卑鄙!”说得独孤涅一愣。

    两人退开三丈,听得夫子一声“开始”。柳亦杉便立刻向着独孤涅冲了过来,同时劈出一刀,刀气极为冰寒彻骨。独孤涅丝毫不惧,躲开的同时,迎了上去。柳亦杉心中一喜,暗想道,拼内力我拼不过你,但近身战斗,你难道还能比我经验丰富?

    上次学府外的小树林一战后,他和骆星对这个独孤涅是深深地忌惮,在他们眼里,独孤涅不单单是内力极强,更重要的是他背后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大叔,那个让他们感受到胆裂魂飞的恐惧的人。他们回去过后,打听下来,也知道了那是苦乐门的人。在某些人眼里,如果青冥帮是臭名昭著,那么苦乐门因为和疯杀组织那千丝万缕的联系,也算得上是凶名在外了!而柳亦杉之所以说独孤涅卑鄙,意思便是在学生的争斗中,惊动了大人,独孤涅自然不解其意。

    两人刚一贴身,柳亦杉便感觉到自己手腕一疼,自己一招劲力还未使出,木刀便已被打落在地!

    独孤涅淡淡地道了一声“承让!”,又向负责监督评判的夫子行了个礼,得到夫子示意后,便跳上看台去了。另一个擂台上,张翰海正在切磋之中,他的对手,正是三学年的骆星。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后,骆星仍然是败了,不过,张翰海看上去也赢得并不轻松。

    骆星在内力上,应该是胜过张翰海的,但张翰海在和骆星切磋时展现出的内力,却远远高于曾经所展示出来的。而张翰海赢骆星,却更多是赢在了招式上。独孤涅突然觉得,张翰海真是人如其名,实力就像浩瀚的大海一样,深不可测,他有理由相信,这可能还不是张翰海全部的实力。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敬佩。

    一起上课之时,高学年的几个学长不时言语试探独孤涅,独孤涅则秉持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原则,尽量不失礼貌地少言寡语。但骆星还是找了个机会,让独孤涅放学等着,聊一聊。

    独孤涅本来想一走了之,但觉得躲也不是办法,何况骆星似乎对自己当初的实力有过高的估计,觉得或许多了解一下潜在的对手,也不是坏事,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学府门口等待骆星。但也没有刻意选择人少的地方。有学生们人来人往,如果骆星发难,至少自己可以站在理这一边。

    放学时,骆星便单独和独孤涅走到了一起,而柳亦杉、步越和赖川,竟然只是远远地看着,没有跟过来。

    骆星边走边说“咱们之间,肯定是有过节的,你小子有实力,也有背景。但是作为学长,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得守学府的规矩。”

    独孤涅面无表情地答道“我很守规矩!”

    骆星冷笑了一声道“我说的,是地下的规矩。有什么恩怨,凭自己本事私了。如果非要扯上大人,事情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只是来上学的,我也不想和你们有什么恩怨。”

    骆星笑道“想不想,不是你说了算。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是你个人想和我们斗,我们随时奉陪,但如果你还想要让那个大叔出来干预,要坏了规矩,那我们也只能把事情闹大了,你到时候别后悔。”

    独孤涅想了想,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不牵扯家人,一言为定!”

    骆星笑了一下,说道“懂事就好!那我问你,病狗子,是不是你打的?”

    独孤涅一怔,问道“谁是病狗子?”

    “那天在西华街,你遇上那个。”

    “他抢我钱,我抢回来了,仅此而已。”

    “可是,他是我们青冥帮的人啊,你动了他,我实在不能坐视不理,没办法给兄弟们交代,你说怎么办吧?”

    独孤涅心中一阵恶心,但心头一块大石也算落地。原来那天那个威胁自己的人,竟然和步越、骆星是一个帮派的,真是冤家路窄!

    独孤涅控制住怒意,问道“还有哪些人是你们青冥帮的,你说说。”

    “怎么?要一网打尽吗?”

    “不是,碰到你们,我绕道走。”

    “放你娘的屁!”骆星竟然突然骂了起来,猝不及防,一巴掌推在独孤涅胸前,独孤涅就这样被推倒在地。柳亦杉、步越和赖川,则已经冲了过来。眼下也没有夫子在,独孤涅赶紧起身,正欲发问。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欺负我们同学呀!”独孤涅转头一看,张翰海领头,扶云上、扶摇天和朱朝天四人,已经走了过来。

    步越的声音响了起来“就欺负他怎么了!”

    “换个地方呗!”张翰海懒洋洋地说道,“只要你们没再找些老家伙埋伏,我就觉得你们海王八还算是有点骨气!哦,海王八已经爬走了,现在剩下什么了?王八壳?”

    “瀚海!别说了!”独孤涅站起身来。

    “独孤涅你站哪一边的?”扶云上不悦地说道。

    独孤涅歉然地看着扶云上一行人,说道“谢谢你们为我出头,但是,我不想你们为我和他们纠缠!”

    “我们和他们本来就势不两立!”扶摇天的声音说到一半。那头骆星的声音已经吵了过来,“独孤涅,你不给说法别想走!”

    “那你要怎么样?打回来出气?我让你打如何?”独孤涅看着骆星道。

    这句话显然让众人始料未及。

    骆星本就对独孤涅那句“绕着你们走”,很是不满。这是一副不屑于和他们作对的表现啊!现在这话,更是让骆星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如何能够不怒?

    独孤涅这句话一说,骆星还能如何?打死他吗?他也还是有忌惮的。

    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步越的声音打破了宁静“星哥,让他给病狗子磕头道歉!”话音甫落,一道掌风拂到了步越脸上,步越直接被打得喷血。

    “老子要你给独孤涅磕头道歉!”众人一看,动手的是朱朝天。场面顿时失控,众人就在学府门口打了起来,独孤涅身上挨了几下。无奈一时间也无法隔开两拨人。正在这时,突然一股巨大的气劲压了下来,众人只觉得仿佛身上压了一座山一般,伏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