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十修 >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五十九章 下山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五十九章 下山

 热门推荐:
    李啸显然是吃了一惊,看着独孤涅,想了想,又看向姜隐,问道:“代价是什么?”

    姜隐淡淡地说道:“这孩子,昨晚来找我们,说想用六阳丹,换一粒再生丹。”

    李啸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欲言又止。

    独孤涅接着说道:“师父,是弟子自作主张,昨晚来找了姜老爷爷,您看可以么?”

    李啸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来,道:“孩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师父已经是个废人了。对于能活多久这个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在乎。如果不是李东兴,师父可能十几年前,就不想活了。师父浑浑噩噩活了这几十年,也没做出什么贡献。对这个世界,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家传的三本命经。如今也交到了应该交到的人手上,师父,累了。”

    独孤涅显然是准备好了说辞的,开口说道:“师父,现在您可以活下去,有什么理由不活下去呢?难道就为了一个死物吗?”

    姜莎听到“死物”二字,笑着点了点头。

    李啸看着独孤涅,说道:“师父早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气运的损耗有多严重,你或许还不知道。为了死物,当然不至于。但是师父想到你能更有出息,那比再苟活一二十年,要开心得多。”

    独孤涅认真地说道:“师父,就算没有六阳丹,弟子也一定会成为你的骄傲的,你不想看到弟子有出息的那一天吗?”

    李啸愕然。

    独孤涅见李啸没有反驳,接着说道:“弟子听说,修心是为了能够自在,这和师父你说的开心,也是一回事吧?如果弟子真的放弃了明明可以救下师父性命的机会,来换来十年的修为,那这十年的修为,也将是弟子一生一世的耻辱,是永远解不开的心结,我又如何能够自在,如何能够开心呢?”

    李啸皱了皱眉头,突然严厉地大声说道:“话虽如此,但你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就算师父活下来了,将来连给你收尸的能力都没有!”

    独孤涅咬着牙,坚定地说道:“我不怕死!”

    李啸怒道:“你现在就不怕死了?你不想想,你死了,你爹娘怎么办?你九姨怎么办?为人子女,这就是你的孝道吗?你在学府年的书,都还给夫子了吗?”

    独孤涅内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埋下头,又说道:“我不会死的!”

    李啸对独孤涅这说法,显然不屑一顾,直接说道:“你回去的路,就是一条必死之路!”

    独孤涅脑子飞快地转着,在想如何说服李啸,《智谋》一文所述又浮现到脑海中。

    意义、手段、付出、能力、运气。

    要做到说服李啸,意义就不用说了,手段上,自己已经尝试组织了语言,付出上,自己能付出的代价还有哪些?大不了一会儿再死皮赖脸地求百草庄,或者对师父以死相逼?能力上,一时半会儿提不上去,运气上,百草庄也没有表示出拒绝。那么现在,距离达成目的,最缺的就是手段了,让李啸相信自己不会死的手段。

    独孤涅想了想,开口道:“是不是只要我找到办法,确保自己不会死,也不会耽误修炼,师父您就不会拒绝了?”

    李啸看着独孤涅,点了点头。

    姜莎其实是被独孤涅之前的一番话说服了的,但是知道自己的爷爷并不想收独孤涅进庄里,听到这里,突然开口道:“我送独孤涅回去,确保他安然无恙到家。”

    这话一开口,百草庄众人猝不及防。

    只有姜尚然皱着眉头,轻声念叨道:“小祖宗诶。”

    独孤涅开心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会儿也顾不得该不该受人恩惠了,赶紧说道:“谢谢姜姐姐!”

    姜莎看了看姜隐和姜尚然,嫣然一笑,又说道:“而且,六阳丹在拍卖会上卖出了一百二十万两,再生丹只卖了五十万两,我们百草庄也不能趁火打劫。其实两样东西的成本,难分高下,但是李夫子爱徒心切,小涅又如此孝顺,那我便代表百草庄,用一粒再生丹、一粒三阳丹、一瓶神力丹、一瓶硬骨丹、一瓶气神丹、一瓶轻身丹、一瓶活血丹、一瓶回气丹,来换小涅的那一粒六阳丹吧。”

    说完,姜莎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姜尚然,拉着姜尚然的手臂,说道:“爹爹,您和爷爷都会同意的吧?”

    姜尚然闭口不言,满脸无奈。

    姜隐哈哈一笑,道:“你都代表百草庄说出来了,千金一言,驷马难追。我们还能说什么?不过,决定,还是得由李夫子来做。”说完看向了李啸。

    李啸见此,心生感动。姜莎此举,已经不能说是仁至义尽,而要称之为侠肝义胆了。若自己还扭扭捏捏,反倒是让人觉得是自己还想漫天要价。

    李啸站起身来,分别向姜隐、姜尚然和姜莎行了个躬身拱手礼,道:“多谢庄主、少庄主,大小姐!大恩大德,李啸无以为报!现如今李啸也是废人一个,若百草庄不嫌弃,李啸愿留在百草庄,以此残生,尽绵薄之力!”

    姜隐大喜,起身走向李啸,握住李啸的双手,笑道:“李夫子若是愿意进我百草庄,那我百草庄可真是不担心后继无人了!”

    姜莎嗔怪道:“爷爷,怎么就后继无人了!”

    独孤涅已经是喜极而泣。

    姜莎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再生丹,独孤涅从怀里将六阳丹双手递给了姜莎。李啸就在大厅里,将这粒续命的神药服下。丹药入口,李啸便觉得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适,脸色也好了起来。

    独孤涅稍稍安心,众人商定明日便送独孤涅回福迎镇,独孤涅再次拜谢了百草庄众人,这才和李啸一起回了客房。

    而百草庄的大厅里,姜尚然数落了几句姜莎的不是,特别是为什么要自己送独孤涅回去,就是自己又想出去闯祸了,原本安排百草卫里任意一人护送都是万无一失的。

    姜莎撇着嘴不说话,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姜尚然也没别的办法。

    果然,姜隐安排了卫五送独孤涅和姜莎回福迎镇,但是姜莎却私底下和卫五说,藏好些不要现身,看看天行宗的人到底敢不敢乱来。卫五却笑姜莎,天行宗的人不是傻子,真要敢对姜莎下手,那真的是十死无生的。姜莎便决定自己也换身打扮,藏着点。

    客房里,独孤涅修炼完了之后,李啸也是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和独孤涅聊了很久。

    期间,姜莎来找过李啸,独孤涅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当天姜莎便派了几个暗探下山,前往李家客栈附近去了。

    翌日,姜莎让独孤涅和百草庄的车夫一起下山,姜莎则告诉独孤涅,自己会在后面跟着,卫五叔也在,让独孤涅放心。独孤涅问卫五叔有多厉害,姜莎说大概有一百个陈履谦那么厉害。独孤涅又问姜莎有多厉害,姜莎则笑而不答。

    独孤涅觉得姜莎简直是人美心善,堪称完美的女子。

    独孤涅还是有些担心,万一陈履谦直接暗中下杀手,卫五叔来得及同时保护自己和姜莎么?虽然独孤涅没问这个问题,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就好像明知道有人拉满了弓,箭已经瞄准了自己和身边的人,但自己却还不能张皇失措。

    百草庄的车夫叫老董,是个中年人,一路上,很是健谈。老董在百草庄呆了许多年,也算是看着姜莎长大的,因此也知道姜莎许多趣事,独孤涅觉得这个漂亮的姐姐不愧是百草庄的掌上明珠,好像随便百草庄里的谁,都知道一箩筐姜莎的故事。

    下了山,老董带着独孤涅直接往驿站走去,百草庄在驿站是放得有马车的,这一路,老董会驾车送独孤涅回福迎镇。

    路上也并没有遇到什么状况,老董还带着独孤涅在一个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面里的牛肉很多,但独孤涅觉得,牛肉是挺好吃的,但是面条的味道,还是不如九姨做的好吃。

    来到驿站,人来人往,比以前在驿站见到的景象还热闹些。独孤涅猜想这些大多都是来参加百丹会的人。独孤涅数了数,就一会儿时间,起码有五六拨人马在中午的时候出发。

    老董办好了手续,便叫上独孤涅,和独孤涅上了一辆三驾马车,按照老董的说法,没什么意外的话,两天也应该也就到福迎镇了。

    独孤涅心想,怕是不大可能没什么意外了。

    坐在马车里,独孤涅心里非常忐忑,总觉得会有一阵狂风将马车刮起来,然后地面上还会钻出无数地刺。因此这一次坐马车,独孤涅非常小心谨慎,在脑海里不断演练着,要是有什么异常,是先往一侧跳出,还是先往高空跳去,老董会不会武功,要不要带着他?

    马车行到外城门口,还是简单地被检查了一番,老董和守城的士兵看来挺熟的,还多聊了一会儿。独孤涅坐在马车里面,靠近老董的位置。听老董说,平日里是没这么严的,这也就是酒家镇这些天聚集的人太多了,官家也不想闹出什么乱子,才把守得严密些。

    但就在百丹会结束这两天,酒家镇还是又出了几件大事,来参加百丹会的几个势力,都发生了些厮杀,而且还都没让官府介入。

    据说是有人对三生阁和相思教的人下了手,估计是想抢夺财物,但是劫犯却都被活捉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拷问出来是哪个势力的,如果拷问出来,江湖上怕要掀起些腥风血雨。而青冥帮和不杀帮,则好像是因为口角,两帮的十几名弟子私斗了一场,好在没误伤百姓,也就不了了之。

    独孤涅好奇,问老董为什么官府会同意不介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