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饲养病娇小王爷 > 004章 呆头鹅被作到崩溃

004章 呆头鹅被作到崩溃

 热门推荐:
    进了厨房春花便迎了上来,见她手里提着王爷的饭盒,问道“你怎么这会子才来吃饭?还拿着主屋的食盒?”

    花凝委屈极了,道“春花,我饿。”

    春草连忙拿出两个馍给她,道“只剩这两个了,你先吃着,我在给你煮个红豆粥喝。”

    两个馍下肚,又喝了两大碗粥,花凝这才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春花和春草在她旁边坐下,道“到底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花凝将在主屋里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两人听,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些沈纤钥的坏话。两人听完皆是一脸惊讶,春花道“咱们这位王爷从来不用婢女做束发喂食这样的事情,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花凝又把昨晚发生的事跟两人说了一通,春草道“那就难怪了,你刚来不久有所不知,咱们王爷是出了名的要面子又小心眼儿的主。你昨晚虽然是做了好事,但你也见了他狼狈的一面,他必然对你心生怨恨。”

    花凝生气道“无论如何,我可是救了他的命啊。”

    春花摇摇头道“这你就不明白了,他们这样身份尊贵的人,便是宁愿去死也不肯做出有损颜面的事情。依我看,他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今日只是给你个下马威,他怕是要折磨你一番再将你赶出府去。”

    花凝觉得委屈致极,从小师父便教她行侠仗义是习武之人的责任,她一直秉持着这个责任走到现在。那些被她帮助过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这样恩将仇报的,真是人心险恶,那样漂亮的一个人,怎么内心如此阴暗。

    “那我该如何是好?”

    春花和春草摇摇头,道“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没遇上过,着实给你出不得主意。”

    花凝思索片刻道“我去跟他说,昨晚的事情我全然不记得了。”

    春花道“他今日问你是否记得他,你已经说了记得,这会子再去说忘了,恐怕他也不会相信。”

    春草道“况且,他说不定还觉得你在故意揭他的伤疤,会更加迁怒于你。”

    “看来,我在府里待不下去了,我还是去其他人家找些活干罢。”

    两人劝了她一番,虽这活难做,但倒是有不少月钱可拿,还是委屈委屈便是了。花凝却不愿委屈了自己,便不再多说。

    花凝离开厨房,便去了管事房,刚到门口便见萧允从里面出来。

    萧允一见到她便高兴地迎了上来,道“如何?王爷是不是赏了你好些东西?”

    花凝摇了摇头,道“我找张管家,有些事情。”

    见她脸色不太好,萧允也没再多说,便将她领进去。张管家正在核对本月的账本,见她来了,道“怎么了?”

    “我……我不想干了。”

    张管家抬头看她,好容易招的烧火丫头,怎么又不干了?

    花凝继续道“我知道出尔反尔这事是我的不对,这几日的工钱我也不要了。”

    张管家道“不是干的挺好的吗?怎么突然不想干了?”

    花凝低下头道“着实不是我不愿意劈柴,实在是王爷容不下我,管家还是不要多问了。”

    张管家这才明白,原来是得罪了王爷,恐怕是王爷赶出来的,便不再多问。

    花凝走出管事房,萧允便追上来,道“怎么回事,我不是教你怎么说怎么做了吗?怎的还是得罪了王爷?”

    花凝低着头不说话,萧允又从怀里摸出仅有的五块糖,全部塞给花凝道“我只有这么多了,都给你,省着点吃。”

    花凝心下感动,眼眶中凝结出几滴泪来,除了师父还从没人待她这般好。她将那五块糖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再三感谢萧允后便收拾东西离开了。

    沈纤钥一觉醒来已经是未时二刻,莫肖寒在门外拍的门铛铛作响,沈纤钥睁开眼睛,花凝已经不再床边。他声音沙哑道“进来。”

    莫肖寒进了屋便在一边坐下,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道“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那人放下茶杯道“自然是昨日去宫里那事。”

    沈纤钥想起昨晚本要派人闹出动静,嫁祸给太子,谁知半路杀出个花凝,将他的计划全都打乱了。但他丝毫没有觉得生气,反而因祸得福叫他找到了心中的少女,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想见花凝了。

    见他发呆,还一脸痴汉的笑意,莫肖寒不禁打了个冷战,道“你笑什么呢?”

    他摸了摸嘴角,道“我在笑吗?”

    莫肖寒上前探了探他的额头道“没发烧啊,你是不是中邪了?”

    沈纤钥拍开他的手,语气温柔道“你才中邪了。”

    莫肖寒道“你这样子真像个思春的少年,若非我知道你没那心思,真真是要误会了。”

    那人低下头,娇媚一笑,道“谁说我没那心思。”

    莫肖寒大吃一惊,这句话是他理解的意思吗?他是不是在反驳他?他的意思是有心思?

    片刻,他才又道“你之前不是说心里有什么人?”

    沈纤钥露出娇羞的神色,点了点头。

    “就是那人?在哪里?”

    床上那人迟疑了片刻,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莫肖寒吓得差点没跌倒,双手环胸道“你可别对我动什么歪心思,我对男人没兴趣的。”

    沈纤钥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道“我看起来像是饥不择食的样子吗?”

    那人摇摇头,这才放心下来。

    “她是我的贴身丫鬟。”

    莫肖寒大惊“你有贴身丫鬟?你不是最讨厌别人碰你,连动你的东西都不行吗?”

    “现在有了。”

    瞧着这人也不像是在骗人,莫肖寒道“人呢?”

    沈纤钥道“许是去哪里玩去了。”

    “真是看不出来,你这样的人竟然还会放下身段追求一个女子?”

    沈纤钥眼神流转,心虚道“自然是她在追求我的,她非要贴身照顾我,我勉强给她个机会罢了。”

    莫肖寒也觉得沈纤钥这样的娇花,哪里做的出追求这档子事,想来必然是那姑娘主动的。

    从那人眼神中读出一丝要赶他走的意思,莫肖寒自然也是识趣的,道“既然有了心仪之人,我也不好多待,便告辞了,下回记得介绍我认识。”

    那人点点头,连要送他的意思都没有。

    莫肖寒走后,沈纤钥便喊了门口的小厮进来,道“去把花凝找过来。”

    “是”

    沈纤钥心里想着,不能平白无故找她,显得自己一刻都离不开她似的。于是,他将自己的头发揉乱,这下是有理由了。

    等了许久,那小厮终于回来了,沈纤钥见他身后无人正要发作,那人道“王爷,花凝晌午便收拾东西离府了。”

    沈纤钥大惊,又不住的咳嗽起来,“咳咳,离府?咳咳……为何……咳……为何离府?”

    那小厮也跟着紧张起来,跪在地上,道“回王爷,她说是您……您留不得她。”

    “胡说八道。”沈纤钥一字一顿,大吼一声,接着又是一连串猛烈地咳嗽,“咳咳,去……去把张管家给我……咳咳给我叫进来。”

    片刻,小厮便将张管家和萧允带了进来,三人纷纷跪在地上。

    沈纤钥道“她,她如何跟你说的?”

    张管家慌张道“回王爷,她……她说,并非她不愿在府里劈柴,是……是王爷容不下她,她也不要这几日的工钱,便急匆匆离开了。”

    床上那人怒喊“胡言乱语。”

    张管家连忙磕头,道“小人不敢,萧允,萧允他也听到了,王爷可以问他。”

    萧允见势连忙道“回王爷,张管家说的句句属实。”

    “都给我出去找,不把她给本王带回来,你们也不必回来了。”

    三人纷纷起身退了出去。

    沈纤钥心中着实委屈,他何时说过容不得她的话。他不光容下她了,还给她机会亲近他,她竟然诽谤他,还擅自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