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紫金道谷 > 第十四章:大鹏

第十四章:大鹏

 热门推荐:
    “哼”

    孙黄冷哼,眼角瞥赵天一,脸露鄙夷。

    “下流胚子”

    唐玄听百花楼,虽未入里探寻,也知那是烟花之地,烟花之地又能干什么呢?他说舒服,还不就是那最后一哆嗦。

    唐玄舌尖滑过嘴唇,双手抱拳,眼眉挑动。

    “大嘴兄,你竟然把修炼与房事联系在一起,哥们表示佩服。”

    孙黄不屑与唐玄,赵天一为伍,拿起火堆烤肉啃咬。

    钱小丽刚开始还不明白,听唐玄说房事,她脸颊绯红,右手不自觉游到唐玄腰肉。

    “啊··”

    唐玄吃痛,眼歪嘴斜,不舍粗鲁推开钱小丽,表情夸张开口求饶。

    “小妞,我错了,饶了哥吧,饶了哥。”

    “哼”

    钱小丽知道力道不大,只是玩笑,还是睁大水汪汪眼眸,十分心疼唐玄吃痛神情。表面撇嘴生气,手指松开,轻柔在腰上扶摸。

    赵天一对唐玄挤眉弄眼,双手抱拳作揖。

    “玄哥,恭喜你找了一只——‘母老虎’哈哈”

    孙黄保持不住严肃表情,张开大嘴,“哈哈·咳咳··”哈哈大笑大咳,肉沫四处飞溅,有调皮肉沫闯他进鼻腔,呛得他泪花泉涌,鼻尖冒水。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哈哈”大笑,也不知道笑什么。

    唐玄手抓枯枝树叶撒向孙黄。

    “叫你喷我一脸。”

    四人像一群小孩互相甩树叶泥灰。青丝,衣袍脸颊··都是灰。

    四笑着来到小溪边,三个大男在溪边洗澡,还未压下兴奋因子,依然呵呵大笑。

    钱小丽自觉走到下游躲起来擦拭身体。

    火堆边,盘坐四人,唐玄心神沉寂气海穴五粒颜色各一稻谷上琢磨‘它是从何而来,母亲那颗紫金道谷在身体何处?’

    钱小丽眼眸划过一丝蓝光,缓缓睁开,红唇微抿,不动声响,挪动娇躯,双手环抱唐玄熊腰,小脑袋钻到他小腹,头枕在他大腿中间。

    呼吸唐玄身体里流出一丝丝阳刚之气,嘴角含笑,沉沉入睡。

    孙黄半眯缝眼,注视钱小丽一举一动,心底后怕‘老爹说的果然没错,不要对女人投入感情,你能享受到她所带来的快乐,也要承受那一份苦果,纠缠。’

    窥妹妹掐唐玄,他后颈清风吹起,一个哆嗦‘还是去百花楼来的爽快,完事后拍拍屁股走人,互不干涉。’

    晨风何绪,夹杂温暖,带动树叶哗啦作响。

    唐玄四人脚步稳健,快速向北方前行,每人手上拿一个饭碗大黄花梨啃吃,脸上眼眸流露坚定,向往。

    唐玄气海穴五粒稻谷自行旋转吞噬毛孔外灵气,已小拇指大。

    钱小丽身体里有两条泥鳅大小真气,分别是木和水。

    孙黄天赋最低,一夜加急修炼,气海穴只有一条水属性蚯蚓大真气。

    赵天一天赋最高,气海穴有一团拳头大土属性真气。他丹凤眼上扬,香肠唇无论如何也闭合不上,开心大笑。

    “想不到我赵大嘴也有出头之日,哈哈··”

    “鹰钩鼻,你别瞅了,再瞅我就揍你一顿。”

    赵天一得意洋洋昂起脑袋,怒怼用白眼瞟他的孙黄。

    孙黄鼻子冷哼,心里暗自鼓气‘我怎么会比地主儿子差呢,应该昨日受了伤··’

    钱小丽抿嘴偷笑,唐玄一巴掌拍在赵天一后脑勺。

    “刚有点成绩,就出来得瑟。”

    赵天一五个爪子抓后脑勺,憋笑。

    “我就想好好奚落这个鹰钩鼻,免得在我们面前装大爷。”

    “哼”

    孙黄冷哼一声,右手抚过腰间,软剑在手里哗哗作响。

    赵天一听到软剑响,串到到唐玄身后,缩头。

    “孙黄,君子动口不动手。”

    “哼”

    孙黄右手挥舞,古树身上刻下两个字“贱人”

    刻出两个歪七八扭大字,孙黄先哈哈大笑起来。抬头仰望晨霞,上嘴唇自动摩擦鹰钩鼻。

    “我乃凡间一大鹏,怎与你一贱人计较。”

    “你··”

    赵天一伸食指,咬牙齿,瞪眼睛不知如何接话。

    唐玄和钱小丽瞧两个大字,竖大拇指,哈哈大笑起来。

    “大舅哥,好志向,佩服。”

    唐玄眼眸掠过李白一首大鹏诗句,嘴角上扬,眼珠转动。

    “大舅哥,我这里有一首诗,你可愿听上一听?”

    孙黄动作坚硬,向唐玄拱手。

    “讲”

    唐玄挥甩袖袍,将双手覆于腰后,做足姿态,仰望蓝天。

    “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

    犹能簸却沧溟水。”

    钱小丽三人轻声呢喃品读诗中含义。

    孙黄一脸严肃垂足而立念叨。

    “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好诗,好诗,武力我不如你,想不到诗词,歌赋你更胜我一筹。”

    “你以后就是我孙黄亲妹夫。”

    “呀呀,你们还有闲心作诗,认妹夫。”

    抑扬顿挫,突兀之音,在高空响起,四人仰头遥望。

    空中一红衣女子脚踩飞剑,型如朝霞,翩翩起舞向他们飘来。

    唐玄一眼认出此女,身材单薄,胸有肌肉,柳叶脸,柳眉星目,小耳垂各吊一寸红色飞剑,右手捏灵桃细品。

    “仙女姑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比起昨日你还要光彩照人,可爱迷人··”

    唐玄还想继续吹嘘,腰上传来疼痛,不得已停止马屁。

    叶盈收起飞剑,红布鞋轻点树丫,轻飘飘落在四人面前,咽下口中灵桃。

    “呀呀,小丽姑娘挺凶的。”

    “哼”

    钱小丽撇嘴歪脑袋。

    唐玄怕叶盈忽然脾气暴躁,小跑两步,拱手作揖。偷看她右粉颈,嘴角扯开‘竟然没有草莓,厉害。’

    “仙女姑姑齿白唇红,桃花玉面,玉骨冰肌,艳美无双,气若幽兰,不要与凡俗女子一般见识。”

    “哼,贫嘴”

    “哼”

    叶盈与钱小丽四目相对同时冷哼一声。

    叶盈脸上笑吟吟听唐玄恭维言语,闻到高兴处,扬柳叶眉对钱小丽挑衅。

    钱小丽听得心头火起,水汪汪眼眸睁圆,小嘴憋起。理智告诉她不要动粗口,对面这位女子,那可是修仙者。

    所有闷气只能发泄在旁边孙黄身上,小脚丫,小粉拳莫名其妙抡在他背上,踢在他大腿上。

    孙黄认为自己很冤‘我在替妹夫背锅呀,看在你为我做出那一首诗,我忍了。’

    孙黄眸子深邃,脸泛微笑,抬头仰望无尽虚空。幻想他日成为那一展九万里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好,说的就是我。’

    赵天一小心翼翼挪脚后退‘这只母老虎,以后千万不要去招惹。’

    唐玄在心里窃笑‘还好我溜得远,大舅哥对不住了。’

    “仙女姑姑,不知为何到访,是特地寻在下,还是···”

    唐玄后面话未开口,行动在表示,他双目灼灼直视叶盈手中灵桃,不自觉咽唾液,故意伸长脖子。

    叶盈瞅唐玄如猫见了鱼,心里明白,会心怀笑,嘴角扯出诡异弧度,右手一抛灵桃落入唐玄手中。

    唐玄张大嘴咬在叶盈小嘴啃过之处,灵桃入嘴唐玄双眸失去异光,停止嘴里动作,黑眸转慢慢转到叶盈俏脸上。

    “咯咯··”

    叶盈双手捂嘴,哈哈大笑。

    “好吃吗?”

    唐玄有苦不能言,捏着喉咙咽下灵桃,嬉皮笑脸。

    “仙女姑姑,这灵桃与昨天所吃灵桃,不能同日而语。”

    叶盈眉开眼笑。

    “这可不是灵桃喔,这叫酸桃,口味虽然不咋地,所含灵气不比灵桃弱。”

    “昨日看你喜欢吃,特意去摘了一些给你。”

    叶盈右手扶过玉镯,手上提白布袋,有半个书包大,里面鼓鼓囔囔。

    唐玄 凝视一袋子酸桃,咽下口中清唾沫,眉宇微皱,勉为其难接过一袋酸桃。

    “仙女姑姑,你对我太好了,你就是我再生姑姑,温柔体贴,贤惠大方···”

    “停”

    叶盈听着不是那个味‘什么再生姑姑,老娘有那么老吗?’右掌摇摆,红唇微启。

    “姑奶奶可不是,特地为你送酸桃而来。”

    叶盈左手翻开,一颗拇指大,红似鲜血,半透明石头在她左掌上横躺。

    叶盈瞧四人眼神迷惑盯视透明石,小嘴上翘,小胸脯高挺,就差用鼻孔看人。

    “这是火灵石,可增强火属性修为和资质。”

    唐玄不解,叶盈要唱哪一出‘按照地球网文讲,这可是价值非凡之物,她拿出来在我们面前炫耀吗?’

    “仙女姑姑,你这是··”

    叶盈皱鼻子,翘红唇,左手伸到唐玄胸前。

    “这是给你的。”

    唐玄受宠若惊,眼露疑惑,不敢伸手抓火灵石。

    “为什么?”

    “我爹说你是个好苗子,要收你入门。”

    “你爹是谁啊?”

    “火剑峰第三堂,堂主叶昆仑。”

    唐玄眼眸微眯,在脑里搜寻叶昆仑是谁,一息后不解摇头。

    “在黄龙洲,带你们过来那个留山羊胡老头。”

    唐玄脑海浮现美髯修士,脸带微笑,手抚胡须,温文尔雅。

    “你说的是那个··”

    唐玄右手在下巴上慢慢抚摸,脸露假笑,左手覆在腰后。神情,姿势,动作和美髯修士一般无二。

    “咯咯”

    叶盈咯咯大笑,双手抱腹蹲在地上,眼泪花子从眼眶里溅出。

    “对,对,就是那老头,他想收你为徒。”

    赵天一三人面露吃惊与兴奋,为自己兄弟,情人,妹夫高兴。

    唐玄眉头紧锁,嘴唇抿成一字‘我是一个有秘密之人,低调修炼做外门杂役弟子最好。’

    叶盈拍拍唐玄肩膀,柳叶眉上扬。

    “小子,看你不太高兴,我爹收你为徒,还辱么了你不成。”

    叶盈话到最后,蕴含冷气,玉掌在唐玄肩膀带起虎毛在阳光中纷纷扬扬。

    唐玄吃痛知道自己身份与斤两,异世不会和你讲道理。眼眸微眯,额间有汗冒出。不知想到了什么,眼角一跳,嘴唇上扯。

    zijdaog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