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紫金道谷 > 第十五章:阳谋

第十五章:阳谋

 热门推荐:
    “仙女姑姑,我拜你爹为师,以后我们就是同辈,我可不会再叫你仙女姑姑咯。”

    叶盈皱小鼻子,瞅唐玄一脸得意坏笑,围他转一圈,计上心头,柳叶眉上扬,右手拽唐玄领口虎袍。

    “有道理,要不你拜我为师如何?”

    唐玄眉头紧锁,嘴唇抿紧,双眸凝视叶盈,一副苦大仇深,内心笑开了花‘小丫头,落在哥们手上那可由不得你了。’

    “我一个大男人,怎能拜在一个小女子门下,更何况你爹要收我为徒,你敢忤逆你爹吗?”

    叶盈听唐玄敢称呼自己是小女子,单手托起他要往树上砸。

    唐玄内心喜上眉梢,双手作揖,举棋不定,期期艾艾,当感觉自己身体要被抛出去时,立马狂声大呼。

    “我美丽漂亮,纯洁善良的仙女姑姑,请手下留情,我愿拜你为师。”

    “哼”

    叶盈冷哼一声,五根玉指松开,唐玄跌坐在枯枝树叶上。

    “小娘说的没错,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吃硬不吃软。”

    叶盈手指怼唐玄额头。

    “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要乖乖听话,否则··”

    叶盈搓牙花子,皱小鼻子,双手握拳,咔咔作响,眼神透露‘你会死的很惨。’

    唐玄诚惶诚恐,抱拳作揖。

    “唐玄拜见美丽漂亮师尊,今后以您马首是瞻,你指东我绝对不往南。”

    叶盈单手托唐玄下巴,脸若桃花,眼冒星光,言语有些小激动。

    “好,好,唐玄你是我第一个弟子,嗯··”

    叶盈撇嘴巴,眼睛左转右转寻思。

    “你叫我一声师尊,也不亏待你。”

    右手在储物镯抚摸,一缕红光从储物镯射出。

    一柄淡青色剑在唐玄胸前悬浮,剑身长三尺有余,剑柄浅绿色柳叶纹缠绕,剑刃华光流转,护手有两个歪扭金字。

    “柳吟”

    唐玄在电影,电视,网文,还有幻想里见过这种神器,一柄实实在在飞剑悬浮身前,早已忍耐不住之手,一把攥紧剑柄。

    呼吸急促,嘴唇干燥,眼睑上下跳动,嘿嘿憨笑。

    “谢谢美女师尊。”

    孙黄,赵天一憋嘴笑,嘴巴咧到耳根子。唯有钱小丽撇嘴,水汪汪眼睛有雾气缠绕。

    蓝天白云之中吴钢对美髯修士鞠躬。

    “师尊,师妹她··”

    美髯修士远眺唐玄所在之地,脸露嗤笑,右手抚长须。

    “唐玄这小子挺机警,拜在盈儿门下,与拜在我门下又有何区别呢?”

    “呵呵”

    吴钢挤眉弄眼向美髯修士鞠躬。

    “还是师尊英明神武,决胜千里。”

    美髯修士开怀大笑,右手掌甩出拍在吴钢后脑勺“啪”

    “吴钢小儿,你也学会拍老子马屁了。”

    吴钢搓搓手,露出腼腆之色。

    “嘿嘿”

    “师尊,今日二师伯弟子想跟踪小师妹。”

    美髯修士收起笑容,双手覆于腰后,凝视森林里唐玄五人。不露声色,翘起嘴唇,眼泛寒芒。

    “你放消息出去,说唐玄天赋异禀,是我内定关门弟子。”

    吴钢听到这句话,心神一颤, 失神诧异。

    “师尊,这样好吗?”

    美髯修士傲然抬头,信步白云之巅。

    “呵呵,对他来说是生死之战,也是莫大机缘和考验。”

    吴钢皱眉,抿嘴前思后想,向美髯修士抱拳鞠躬。

    “师尊,师妹那边··”

    “去吧,我看好唐玄这小子。”

    美髯修士摆摆手,吴钢鞠躬,踏剑而去。

    “师尊”

    一声恭敬讨好男中音,在五百坪四面雕龙刻凤大堂内响起。

    大堂中心上位蒲团,盘坐一位红袍金腰带中年修士,面白如纸,鬓角两缕白须飘飘然,薄唇微启,细眼缓缓流转。

    “何事”

    下手一位红袍少年向金腰带修士行雅礼。

    “禀师尊,三师叔在黄龙洲寻得一位天赋异禀,潜力非凡之人,有意收他为关门弟子。”

    金腰带修士右手把玩鬓角银丝。

    “告诉你大师兄,由他处理此事。”

    “是”

    “师尊,师尊”

    大吼大叫声在千丈崖壁中心,几十丈平台屡屡缕缕青烟来回振动。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秃顶脸大口方,穿一身灰布长袍,右手上撕一只烧鸡啃吃,左手擒一酒坛,灌一口烈酒。

    低头向山下直眉瞪眼。一名红袍年轻修饰,红袍右胸绣了两个字“二·六”

    他脚踩飞剑向灰袍修士飘来。

    “小六子,啥事啊?”

    叫小六子红袍修士,抓起还在烧烤的鸡,往嘴里塞,攥起一坛烈酒,抠开封泥往嘴巴里灌。没理会灰袍修士吃人眼神,直到他吃了半只鸡,喝下五大口烈酒,红袖袍擦嘴。

    “师尊,我告诉你一件天大之事。”

    灰袍修士灌下一口烈酒。

    “有屁快放。”

    “三师叔又放话出来,要收一名天赋异禀,修炼奇才为关门弟子。”

    “哈哈··咳咳”

    灰袍修士酒在嘴中哈哈大笑起来,没控制好酒流向,几滴跃入鼻腔。“咳咳”

    小六子在腰间储物袋摸,一条雪白毛巾甩在灰衣修士手上。

    “师尊把脸擦一下,瞅你这副尊容我饭都吃不下。”

    灰袍修士呵呵笑,毛巾在脸上胡乱擦拭,雪白毛巾沾满鼻涕,油腻物质,被他扔下悬崖。

    “老三啊,老三,次次这么搞有意思吗?”

    小六子摊一条雪白毛巾擦擦嘴,扔在悬崖下。

    “师尊今年还像往年一样整吗?”

    灰袍修士灌下一口烈酒,哈哈大笑。

    “整,往死里给我整。”

    “好了,师尊”

    小六子站起身拍拍屁股,右手拍储物袋,扔下油桶大一坨黑铁。

    灰袍修士斜视黑铁坨嘴巴大张,眼睑快速跳动,额角丝丝汗珠流出。

    小六子踩上飞剑远去,留下戏略回音。

    “师尊你好好练,等我有时间再来找你玩。”

    “碰”

    灰衣修士攥紧酒坛砸在黑铁上,呼吸粗重。

    “你这个母老虎,等老子到了元婴五层非得剥了你的皮。”

    灰衣修士还要对这坨黑铁发泄怒火,空中响起松脆之音。

    “是吗?要不要现在就扒了我的皮啊··”

    这个女音咬得重拖得很长。

    听到崖壁回音,灰衣修士如酒醒,打了个尿颤,笑容可掬。

    “夫人你也来了,要不过来喝点小酒?”

    “哼,给我好好修炼,一年内不突破到元婴二层,我把你酒也戒了。”

    灰衣修士听闻要借他酒,头皮发麻,手舞足蹈拧起黑铁石溜向崖壁后隐秘空间。

    “我继续修炼,夫人你先回去指导玉儿修炼。”

    “哼”崖壁中有清脆冷哼声来回荡漾。

    叶盈临走前,玉指扯唐玄耳朵,呢喃念叨心法口诀,还在他脑海来回荡漾。

    钱小丽仰头观叶盈红影消失在眼眸尽头,水汪汪眼眸滴下晶莹,三个健步跨到唐玄身边,右手不自觉盯上他腰肉。

    “喔··”

    唐玄吃痛吼叫,惊起四周野鸟飞鸭。

    “小妞,小妞,饶命啊。”

    “哼”

    钱小丽鼻孔冷哼歪小脑袋,瞅也不瞅唐玄一眼,带头奔向北方。

    孙黄眼带同情撇唐玄,快步追钱小丽。

    赵一天鬼鬼祟祟,摸到唐玄身边。

    “玄哥,刚刚仙女姑姑跟你耳语些什么?”

    唐玄瞧孙黄追赶钱小丽,搂住赵天一肩膀,在他耳边轻声低语。

    “臭丫头问我你这个嘴唇是怎么长出来的?看着性感,不知道切下烧烤好不好吃?”

    赵天一打了个冷颤,双手满捂嘴巴,丹凤眼可怜巴巴瞅唐玄。

    “哥们啊,你不要忽悠我啊!”

    “哈哈哈”

    唐玄松开赵天一肩膀,快步向前奔跑,流下赵天一独自在风中凌乱,双手捂嘴唇,眼睛滴溜溜转,加快脚步跟上三人。

    四人紧赶快走过了五天距五剑峰只有两百里了,再有四天便能安全到达。

    西方红霞映照满天,留下最后一缕阳光,黑夜将至。

    赵天一在一片大湖旁乱石堆上,架起火堆。

    孙黄继承了唐玄那把半尺匕首,将一头重达千斤野猪刺死,还将它背脊肉一条条切割下来,扔给赵天一烧烤。

    钱小丽蹲坐在大青石上,双手撑小脸,水汪汪眼眸冒出点点星光,目不转睛注视在两米外的男人。

    唐玄用意念召唤出,叶盈送给他那把‘柳吟’三尺飞剑。

    自身神识与真气不够,飞剑脱离身体一米远,不受控制掉在地上。

    唐玄又一次控制失败,飞剑掉落在石头地上。长长叹息一声。

    “铛”

    “哎”

    钱小丽乖巧可爱,快跑两步,捡起飞剑双手托举到唐玄胸前,大眼睛上下眨动,有电弧闯进唐玄心里。

    “玄哥,不要灰心,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不错我肯定可以。”

    唐玄游龙眉上扬重重点头,脑海在琢磨‘叶盈小丫头告诉我,只要将神识和真气输入飞剑内,它会与自己心神合一。’

    ‘为什么我就不行呢?难道真气和神识不够吗?’

    ‘我作为一个穿越者,要用大脑解决问题。’

    ‘我该如何解决这个复杂问题呢?’

    ‘我有金手指,对·对·我有紫金道谷。’

    唐玄闭目探寻气海穴,五粒道谷疯狂旋转。眼眸微眯,舌尖滑过唇角,粲然一笑。

    ‘练气一层我都没达到,就想驾驭飞剑,飞天遁地,按常理说肯定不行,但是··’

    唐玄神识放在飞剑上,丹田发音。

    “收”

    飞剑化青光没入华盖穴{这里有个典故,剑藏华盖,刀隐玉堂}

    唐玄使神识控制飞剑,化流光没入气海穴。

    气海穴内一望无际灰暗虚空,中心漂浮五粒拇指大,颜色各一稻谷。

    飞剑进入气海穴瞬间化出本体,悬浮在五粒稻谷下方。

    zijdaogu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