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紫金道谷 > 第一卷:练气篇 第七十八章:器洞,奇门遁甲【四】

第一卷:练气篇 第七十八章:器洞,奇门遁甲【四】

 热门推荐:
    “老祖说要经过七七四十九柄,奇形怪异武器,方进入洞窟内,存放武器之地。”

    “我走过了十九柄奇怪飞剑,还未出现飞剑攻击我。”

    “哥,可不能大意。”

    “老祖不会无缘无故提示我,得武器容易,进洞不易。”

    唐玄嘴角上翘,瞄一眼,横插在洞穴顶端的一柄十字飞剑。

    剑柄有一颗鹅卵石大,火红色珠子,忽明忽暗‘前十九柄飞剑死气沉沉,这柄剑,一看就不凡。’轻喝一声。

    “变身”

    一缕缕金色真气,从金手指里涌出,包裹住全身细胞,一身肌肉由内而外散发金色光芒。

    “砰砰”

    唐玄双拳锤在一起,打出空间音爆声。

    “哥们,第一层还未练成,就这么强大,哈哈··”

    “如果金刚不坏决,练就大成,会不会一拳将九天帝鸦锤扁。”

    唐玄眼睁睁瞅着,十字飞剑开始颤抖。

    “小样儿,凭你这傻乎乎模样,还想阻止哥前进的步伐吗?”

    唐玄不等飞剑,从头顶岩壁中飞出来,轻轻一跃,右手抓住剑柄。

    这柄十字飞剑,长达六尺,是柄无锋之剑。

    十字飞剑在唐玄手里,像吃了摇,头,丸,上下左右摇摆,想从他手中脱离。

    “咔咔·”

    唐玄右手拽紧飞剑,左手探出,就在手指刚触碰到飞剑,剑身,十字飞剑发出底鸣。

    紧接着飞剑,剑刃裂开一道缝,窜出十几柄,如它一模一样,银光闪烁的飞剑,排着队刺向唐玄眉心。

    “擦,你当你是无名啊,还要万剑归宗不成。”

    唐玄可不敢用头硬怼十数柄飞剑,不带犹豫,大喝一声。

    “御灵决,光字决,加身”

    气海穴一阵颤抖,收缩,五行真气,经过五串佛珠,窜进五条不同经脉,汇聚在掌中,形成一个光罩,手一抖。

    光罩护住全身,十几柄飞剑插在光罩上,没有惊天动地的声音,只有水波纹,一浪叠一浪。

    唐玄没闲着,这正是磨砺自己最佳时机,一双金光闪闪,砂锅大拳头。

    “砰砰··”

    几个老拳砸在手中还在颤抖,吐吞飞剑的十字飞剑,剑身上,火星四射。

    “你会吐飞剑,好,哥锤到你吐铁水为止。”

    “砰砰··”

    又是十几拳,唐玄把飞剑砸成了一坨,再也吐不出飞剑,也不能颤抖。

    剑柄上鹅卵石大红珠子,一阵颤抖后,像全身被掏空,失去了光华。

    “叮叮当当··”

    在唐玄罩上横劈,竖砍的荧光闪烁飞剑,全掉在地上,失去力量。

    “老祖说了,只要是我打下的武器,任自己处理。”

    “这些飞剑品相不好,可能还不够法器级别,多少也值一点钱吧,捡回去。”

    “擦,这个也太猛了吧?”

    唐玄一路下来,经历四波攻击,这是第五波偷袭,也是七七四十九把武器,最后一关。

    这是一把,丈长玄铁金刚锤,锤柄处镶有一颗拳头大,金属性灵晶。

    一锤砸在唐玄砂锅大拳头上“碰,咔咔”听见他食指骨裂声。

    唐玄甩右手吐槽一声,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这个锤子,给大丫头用,那叫绝配,我不能认输。”

    “非要逼哥们,用出压箱底实力吗?”

    “御灵决,力子决,加身”

    一个呼吸后,唐玄肌肉外凸,结实有力,长成一丈高,小巨人,又把一身红袍挤烂,成碎条。

    “砰砰··”

    唐玄一双老拳砸在玄铁金刚锤上,不分胜负。

    “哥还就不信,打不过一件没有人操控的大锤子。”

    唐玄偷眼瞄,锤柄一颗金属性灵晶。

    “这么大一颗灵晶,想要消耗完,不知要对拼几万拳,有这么多时间,还不如好好修炼,或者陪我家小妞,来个鸳鸳戏水,那才是正事。”

    唐玄一边与锤子硬怼,眼眸微眯,眼珠瞎转。

    ‘哥们是人类,应该用智商解决问题,常言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砰砰··”

    唐玄一招“双龙出海”击退锤子,轻喝一声。

    “碧焰滔天剑,也该让你出来一逞威风啦!”

    “嘘——”

    一柄四尺长泛蓝光飞剑从唐玄金手指,少冲穴冲出,蓝光大放,对准锤柄射过去。

    锤子逮着唐玄猛捶,没有顾及到飞剑。

    碧焰滔天剑,那可是玄阶上品,如果有剑灵,那就是灵器了。

    没有意外,剑尖插在锤柄那颗,金属性灵晶上。

    “咔嚓”一声,灵晶四分五裂,从锤柄上掉落。

    “砰”一声,锤子像睡着了一样,摔在青石上,砸起一地碎石。

    唐玄环顾一身布条装,红袍,一脸苦笑。

    “这么简单,容易,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还要这么长时间?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呢?”

    “只能证明我傻。”

    “多次提醒我自己,一定要用脑袋解决问题,而不是用锤子。”

    唐玄右手攥锤子,随便舞动两下。

    “这锤子用起来,挺顺手的。”

    神识移动,收了飞剑和锤子,身体也缩回到一米八,穿上一套崭新红袍。

    脑袋高昂,双手左摇右摆,走出“嘴炮康纳”天下无敌的步伐。

    唐玄洋洋得意,走在上万坪洞窟内,成千上万件宝物,悬浮在半空闪烁光芒,只要自己愿意,滴一滴血在上,宝物便会认主。

    但是他不敢随意挑一件武器,石心交代了,只能挑一件,还提示他,这件叫“甲”的武器最适合自己‘我是听他的话呢,还是听他话呢?’

    唐玄迈着小方步,向左手边走,那一把把闪着寒光的飞剑,望得他直流口水。

    眼眸瞅见一把粉红色雨伞,伞柄上刻着‘雨舞’在唐玄身前浮沉,示意唐玄抓住它。

    唐玄心一抽,头晕目眩,无意识伸出手,手掌就要碰触到雨伞,脑域内忽然显现,一颗紫金稻谷,紫光万丈。

    脑域内一缕缕粉红雾气,如阳春白雪,在紫金稻谷光芒之下,瞬息消失,无影无踪。

    唐玄晃动脑袋,神识看清楚那是,一粒小拇指大的紫金稻谷‘这不是我从未谋面的母亲,送给他的礼物吗?’

    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注视稻谷上刻写的那几个字。

    “道·天地之始,万物之母。”

    唐玄一拍大腿,兴奋不己‘原来你老哥,躲在这里,害我一顿好找。’

    ‘我知道这是道德经,但是他想要想表达什么呢?’

    那一粒悬浮在,脑域中心的紫金稻谷,将所有粉红雾气,一扫而空后,又凭空消失。

    唐玄找不到它一丝踪迹‘擦,这是怎么回事啊?’双手薅头发。

    神识扫遍全身,每一个细胞,已过去了两个时辰,一无所获。

    “哎——”

    唐玄长长叹出一口气‘只要能帮助哥,我管他在哪里呢?’

    虽然未找到母亲赠予的紫金稻谷,但在脑域内见到,不自觉心情轻松,愉悦,大唱起来。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老祖说的‘甲’应该在这边。”

    唐玄刚刚被一把雨伞,差点摆了一道,不再像个好奇宝宝,左瞄右看。

    快步来到左手边,洞窟边缘,找石心所说的甲,两只手掌大,灰黑色。

    唐玄眼角扫过地面。

    “咦,这是——老祖说的那件甲吗?”

    地上躺着一件小马甲,像婴儿衣服,散发着微弱灰黑色光芒。

    “它都没有灵力飞翔。”

    唐玄在怀疑‘石心老祖不会在忽悠我吧?这么一件马甲,都失去了灵力。’

    抬头眼角扫过成千上万件,奇异武器,有的光芒万道,有的寒气逼人,有的似暗夜幽灵,忽隐忽现。

    就说那把粉红色雨伞,一看似有智慧——有智慧就代表——灵器啊。

    唐玄想不通石心老祖,有什么理由骗自己,抱着万一心态蹲下身。

    捏小马甲,来回观看,不停摆弄。

    “咦,这是什么?”

    唐玄眼尖,在马甲内衬里,发现了两个字。

    “遁甲”

    唐玄微眯眼睑,细细思索‘这可是古中国象形文字,还好哥读书多,认识几个字。’

    ‘遁甲,遁甲,难道是奇门遁甲。’

    直视象形文字,唐玄不再犹豫,碧焰滔天剑打着旋,轻轻在食指上划出一条小口子。

    一滴滴鲜红色血液,蕴含唐玄真气和神识,滴落在小马甲领口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淌过去。

    大概一盏茶功夫,唐玄手中小马甲凭空消失,感觉身体一紧,好像被套上了一件衣服。

    金手指一阵颤动,唐玄驾御一缕神识,进入金手指。

    只见碧焰滔天剑横旁边,躺着一个,一米高小姑娘,编两条马尾辫,她身上穿着一件黑灰色小马甲,小嘴高高撅起,小肚子一上一下,均匀呼吸。

    唐玄双手捂嘴,眼睛睁得像个铜铃,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叫他不敢自信。

    “这,这是,灵器。”

    “天哪,我该如何报答,实心老祖?”

    “圣子,报答就不用了。”

    石心神出鬼没,青色身影在唐玄身前,慢慢凝实,一脸微笑。

    “只要圣子好好修炼,成为强者,就是对我,对五剑门,是最好的报答。”

    “拜见老祖”

    唐玄咋见石心,吓得差点后跳,强行稳住心神,抱拳鞠躬。

    “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成为最强者。”

    “好,好,那就请圣子,随我到修仙台闭关。”

    唐玄尴尬微笑。

    “老祖,有没有时间限定?”

    石心丢个暧昧眼神给唐玄,缓缓开口。

    “功殿,决塔,器洞,修仙台是我在把守,闭关多长时间,那也是看个人表现。”

    “还请老祖提携,只要能用得上小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谭旋一躬到底,他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为石心,上刀山下油锅,先把眼前利益争取到再说。

    “哈哈,圣子,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

    石心笑得很自然,很开心。

    他右手一甩,两人眼前出现一个光门,石心老手一把抓紧唐玄手腕,走进光门。

    转眼,两人站在一望无际,白玉平台上,仙气皑皑,七彩祥云在头顶飘浮。

    唐玄一到白玉平台上,金手指和气海穴内金色稻谷上下跳动,他眉宇一皱,四下打量。

    前方有一个灰色人影,盘坐在玉台上打坐‘这是谁?怎么这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