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紫金道谷 > 第一卷:练气篇 第八十三章:大闹帝鸦山【四】

第一卷:练气篇 第八十三章:大闹帝鸦山【四】

 热门推荐: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快看,圣子在欧打曹银师兄。”

    “圣子是什么修为?”

    “才修炼半年,顶天也是练气五层或六层。”

    “他这不是殴打——这是吊打曹银师兄啊!”

    “啪啪”

    “曹银棍,天亮啦,起床吃早饭了。”

    唐玄提起曹银,两耳瓜子拍地他脸上,他地脸瞬间浮肿不堪。

    剧情反转太快,围观修士,意识还未跟上节奏,差点被唐玄这一句调皮话,懵得从半空中掉落到地。

    陶奈远眺唐玄虐打曹银,她破涕为笑,三四个呼吸,来到唐玄身边抱住他大腿。

    “大爷,担心死我了。”

    唐玄低头,瞥一眼只有自己大腿腿高的陶奈‘还好,马甲够长,遮住了隐密部位,否则被这臭丫头看完了,自己可就亏大了。’

    金手指吞噬细胞真气,身体缓慢化为一米八,顺手套了一件红袍。

    唐玄右手拖曹银脚腕,任他整个背部与树枝,树叶,碎石,泥土摩擦。

    陶奈牵唐玄左手腕,向前飞行一炷香时间,眼前出现一方,万坪庭院。

    大院门口有一块紫木牌匾,匾上歪七八钮刻着六个字

    “曹家三代别院”

    “奈丫头,是这里吗?”

    陶奈坚定的点头,做出认真回答。

    “我亲眼看着曹金一伙人,把小丽他们抓进去的。”

    “那好,你先后退。”

    唐玄随手扔出一个灰白护体光罩,将陶奈保护起来,气沉丹田大吼。

    “曹金给你三个呼吸,把我兄弟和女人送出来,否则我就要踏平你这个曹家三代别院。”

    只过去一个呼吸,曹家庭院内闹轰轰。

    “是哪一只癞蛤蟆吃大蒜,好大口气。”

    “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怕大风闪了舌头吗?”

    “走,我们出去看看。”

    “姐,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吃错药了?想不开。”

    “听声音是个男人,他是想要开了。”

    “姐,会不会是你的追求者?用这种方法吸引你的注意力。”

    “我们也出去看看吧,好像是找曹金那废物麻烦。”

    还没到第三个呼吸,庭院里冲出几十道五颜六色剑光。

    有四五人踩一柄大宝剑的,也有一男一女手拉手立于半空。

    更多的是独自一人悬浮在飞剑上,双手环胸,等待热闹上场。

    曹家庭院上空,最惹人注目的是,一位白衣女子,脚下踩着一片碧绿树叶,他身后排着十七八个大男人,每一个都是虎背熊腰,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社会大哥级人物。

    曹家修士大多数天天在修炼,无聊的要死,现在有人敢怒怼曹家,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作为曹家三代子第,当仁不让,要与这个人,好好掰扯掰扯。’

    “喂,小子,你是谁?竟敢来我曹家撒野,你是找尿,还是找死啊?”

    一个身高两米青年修士‘曹耀’双手覆于腰后,立于屋檐,一脸调侃。

    唐玄眼眸扫过这一堆年轻修士,后脖颈吹来阵阵冷风,不自觉打个尿颤‘这个曹家,人数有点多呀。’

    ‘我要不要灰溜溜跑人——不行,小妞他们还在曹金手里。’

    唐玄松了右爪,一脚踩在曹银胸口,双手抱拳,声音洪亮,音震九霄。

    “在下唐玄,五剑门圣子。”

    “五剑门圣子?”

    “五剑门什么时候有圣子,我怎么不知道。”

    曹家三代大多数在闭关,只有小数人知道唐玄是五剑门圣子,但他们不提醒同族兄弟,姐妹,而是站在高空等待好戏上演。

    曹耀眼眸扫过唐玄脚下黑袍人,瞧他鼻青脸肿,认不出是谁?但从他身上发出来的气息,又这么熟悉,他忽然张嘴大喊。

    “曹银,曹银,你死哪里去了?”

    曹耀话音在空中来回震荡。

    昏死在唐玄脚下的曹银,哪里知道回答。

    曹耀眼眸如鹰隼四扫荡,忽然停留在李阙德身上。

    只看李阙德右手捏酒瓶,左手隐晦点指唐玄脚下之人。

    “哼”

    曹耀冷哼一声,直视唐玄双眸,怒火在瞳孔内熊熊燃烧。

    “我不认识你是谁?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敢伤我曹家子弟,就把小命留在这里做药肥吧。”

    “八公草木一木破天”

    曹耀话音刚落,手一挥,干脆利落,一柄六尺清风,青光闪耀,在他头顶旋转。

    只等他一声令下,一剑破天,破除万法,斩杀唐玄。

    唐玄环视这一大堆,曹家修士心中虽在发慌,也时刻留意这些人一举一动,听曹耀念出法决,不敢装 ,不敢托大,嘴唇上下抿动。

    一个灰色光罩出现在右手,伴随一条条符文游龙,窜进光罩内,这是一场硬战,不能留手。

    ‘万一我不小心打死了人,曹家肯定会出来长辈为后辈讨说法,我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不怕别人来找麻烦。’

    ‘趁着没动手,先把道理讲清楚,把自己摆在有理的一方。’

    “慢,我有话要说。”

    “有屁快放”

    曹耀不屑冷哼,双手不停掐诀,头顶六尺飞剑吸收他金丹里有如实质的青色真气,青色飞剑犹如闪耀的玻璃片,剑尖对着唐玄吞吐丝丝剑气。

    唐玄望见曹耀飞剑,额角冷汗直冒‘我不能鲁莽’低头隐晦眺一眼马甲‘石心老祖对我说,这件马甲可随意志可改变形状。’

    他神识移动,只见躺在金手指里的小女孩,忽然大吸一口火属性真气,她身上马甲在改变颜色,型状,呼吸间马甲化为一套红袍披在她身上。

    唐玄等待马甲化为红袍,包裹住全身,这才松了一口气,舌尖滑过嘴角,咽下一丝口水,眼眸微闭‘那就先拿他开刀吧。’理气直壮大呵。

    “我唐玄的兄弟和女人,被你们曹家,曹金抓来此地,我此次前来,只想带回我的兄弟和女人。”

    曹家之人可不知道这些事,但不影响他们想揍唐玄之心。

    “我们曹家行事光明磊落,肯定是你的兄弟和女人行为检点,被曹金发现,这才抓来好好教育。”

    一个音如黄灵,端腔拿架,还振振有词,指责钱小丽她们有错在先。

    唐玄跟着音线,找到说话的主人。

    此人脚踩一片碧绿树叶,被十七八个猛男包围着。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五官轮廓均匀,尤其那桃红色樱桃小嘴,无论哪个男子见了,都想在上面留下一抹痕迹。

    听这女人说话,唐玄有想揍她的冲动‘什么叫行为不检点?我看你才行为不检点,还一夜十八男!’

    唐玄正要开口,怒怼这尖酸刻薄的女人,耳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圣子,我是木剑峰李阙德,刚刚说话那位,那可是曹家三代第一人,曹澜,她今年一百八十八岁,已到金丹九层,即将进入金丹圆满。”

    “帝鸦老祖很看好她,你千万不要乱来。”

    唐玄没有回头瞅,是谁给自己传音,在心里分析这些内容‘金丹九层,我可能敌不过她一根手指头。’

    ‘听她话中意思,这个老女人肯定很护短。’

    ‘我要如何才能解救出小妞她们?’

    唐玄眼眸来回扫视曹澜‘唯有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毕竟我对五剑门还是有作用,名义上还是一人之下的圣子。’

    唐玄最后瞥一眼曹澜,使劲咽下一泡口水。

    “这位大妈,我们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你要是有胆就将曹金,和有我的兄弟,女人一起带过来,我们当面对质。”

    唐玄一个称呼,捅到了蚂蜂窝。

    “这小子刚刚说什么?”

    曹澜听到大逆不道的称呼,小脸变得扭曲,瞳孔火焰燃烧。

    他身后十八个猛男,比曹澜更生气,都在磨拳赫赫向唐玄。

    “我姐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你却在诋毁她。”

    “他这是在侮辱我姐,我要和他拼了。”

    “我要杀了他。”

    唐玄下嘴唇上翘,控制气流,吹散眼睫毛汗珠,牙齿一咬‘不杀几个人,肯定是不行了。’

    真气在丹田来回激荡,口中发出轰隆之音。

    “五剑门圣子决战外门左翼,曹家第三代群熊。”

    “恳请五剑门所有人,为我做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