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如意事 > 217 他很听话

217 他很听话

 热门推荐:
    偏生岁江说了,事关公子的计划,那他的满腔好奇就只能哽在嗓子眼儿里,不上不下难受得紧。

    好在他还可以自己分析一下——

    既然天目是被“带回来”的,那便说明这姑娘也是京城人士……

    而公子的异样,似乎就是从京城回来之后开始的!

    那些往来于京城与宁阳之间的书信……

    公子每日都贴身带着的平安符……

    还有公子大增的饭量!

    以及那天深更半夜便要动身出门,说什么同人约好了一起吃早食——

    这一切,一定就是因为这位姑娘没错了!

    破案了!

    连日来的猜测得到印证,但随时而来的便是愈发强烈、使人煎熬至极的好奇心。

    然而岁江才不管他的死活,将天目送到之后,便抬脚离开了,冷静无情的背影落在阿圆眼中,宛若一位绝世渣男。

    ……

    接下来两日,许明意确实都不曾再见到吴恙。

    昨日吴恙使人送了些杂书和话本子过来给她解闷,她翻了翻,确也确实有趣,看得出应当是他用心选了的。

    而她想着,近来他忙于族中之事,或许也是件好事——终日同族人们议事,应是相对安稳,轻易不会出什么差池的。

    但到了第三日,许明意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若她不曾记错的话,今日夜里,便是上一世吴恙出事的日子。

    傍晚时分,岁江又借着送东西的名目来了隐贤楼,在后院同阿珠说了会儿话。

    阿珠暗暗觉得殷勤过头的这个人有些不对劲。

    此人不止回回都主动同她搭话,甚至昨日她还看到对方跟她父亲不知说了些什么——接近他们父女,到底有什么目的?

    难道说……

    想到一种可能,阿珠变了变脸色。

    岁江全然不知她心中所想,取出一只油纸包来,道:“这是宁阳城中远近闻名的荷叶鸡腿,我特意买给你的,你尝尝——”

    阿珠迟疑着没有接。

    这时,朱秀从前堂走了过来,看着这一幕,微微皱眉。

    吴世孙拿美色蛊惑了他家姑娘,吴世孙身边的随从竟也要跟着蛊惑他闺女么?美色不够,就拿鸡腿来凑?

    “我家姑娘请阁下去楼上说话。”朱秀看向岁江说道。

    岁江闻言,将鸡腿塞到阿珠手里,便赶忙往二楼去了。

    阿珠看着手里的鸡腿,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

    朱秀脸色凝重地朝女儿走了过来。

    阿珠皱眉先开口说道:“父亲,这个岁江怕是对咱们有所图谋。”

    朱秀眉头动了动。

    咱们?

    阿珠正色道:“我怀疑他想偷学我们家中的绝学。”

    她看得出来,此人分明也是个武痴——这种武痴与武痴之间的感应,绝不会有错。

    朱秀沉默了。

    看来他根本无需担心女儿会被人蛊惑。

    “父亲?”见他没说话,阿珠皱着眉唤了一句。

    “知道了,我会多加防备。”朱秀看着到女儿,心情复杂地道:“吃鸡腿吧,趁热。”

    阿珠低头看向手中的油纸包。

    她确实也饿了。

    岁江上了二楼,叩了房门,就听房中传出了一道沉静的少女声音:“进来。”

    他推门而入,只见许明意好整以暇地坐在桌边,显然是在等他过来。

    “不知许姑娘有何吩咐?”

    “我想让你代我传句话给你家公子。”

    “许姑娘请讲——”

    “让他今夜无论如何,最好都不要出门。”许明意正色讲道。

    这一夜,至关重要,即便许多事情都已经得到改变,但多份谨慎总归更好一些。

    岁江有些困惑。

    见他眼神,许明意又补了一句:“你将话带到,他自会明白。”

    “是。”岁江应下。

    但他估摸着,让公子晚上不出门,估计有些难——

    据他所知,在许姑娘看来公子虽然已有数日不曾来过此处,但实际上,公子每次忙完正事,哪怕已是深夜,也要专程绕一段路过来。为的就是在隐贤楼外呆上一会儿,哪怕只是看一看许姑娘的窗子。

    这一点他虽然无法理解,但想来公子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与用心,这个举动必然也在计划之内吧。

    外间天色已暗,却透着异样的灰,阴沉沉的。

    岁江很快回到了定南王府。

    待他来到世孙居院的前堂中时,只见自家公子刚从内室而出,身上挂着披风,显然是要出门。

    岁江行礼罢,道:“许姑娘有话要属下转告给公子。”

    “说。”

    “许姑娘说,让公子无论如何,今晚最好都不要出门。”岁江说话间,看了一眼自家公子身上的披风——这真是不巧得很。

    吴恙闻言有些疑惑不解:“她可说了原因?”

    岁江忽然沉默了一下。

    ……公子脸上分明是不解,嘴上还问着原因呢,怎么那手就已经开始解披风了呢?

    这么听许姑娘的话、甚至是无条件的听话,真的没问题吗?

    岁江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答道:“许姑娘没有明说,但许姑娘说,属下将这话带到,公子听了就明白了。”

    吴恙眼神微动。

    特意嘱咐他今晚不要出门——莫非在许姑娘的梦里,他就是今晚出的事?

    虽说眼下毫无预兆,但她既是说了,那他就哪儿也不去便是了。

    “你去给许姑娘回句话,便说我知道了。”

    “……?”

    岁江再一次迷惑了。

    这竟也需要他再特意跑一趟回话吗?

    许姑娘让他传话,他传到公子耳中这是必然的,公子“知道了”,难道又有什么稀奇的吗?——还是说,公子只是为了让许姑娘知道,自己很听话?

    “去吧。”吴恙拿着披风回了内间。

    让岁江去传句话,应当也能让她更安心些。

    且不得不说,她的梦,确实一向很准。

    此时,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

    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飘洒着,轻柔无声地覆在屋檐枯枝之上。

    不过短短一个时辰,大雪便将整座宁阳城都改了颜色。

    繁华归于素净,喧嚣为静谧所掩,城中四下只有星星点点、淡橘色的灯火闪烁其间。

    这一夜许明意睡得半点也不安稳。

    房中灯火彻夜未熄,她每每睁眼,便看一眼滴漏。

    卯时中了。

    女孩子披衣起身,梳发洗漱后,来到窗前,将窗棂推开。

    雪还未停,寒气扑面,她望向楼外,只见一片簌簌而落的朦胧雪雾间,有一辆马车在楼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