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双宝:王爷终于被翻牌了 > 第062章 她故意让我出丑

第062章 她故意让我出丑

 热门推荐:
    翁柳枝阴阳怪气地说:“有些人啊,别光是出了张嘴,回来蹭饭吃打秋风的吧。”

    “哎,表妹。”她故意看向苏娥梨,“上次去镇上,我好像也碰见了你,还专门跟你提过我爷爷过寿的事情呢,你想起来没?”

    她这简直就是故意的了,经过她这么一说,苏娥梨就变成了个白吃白喝,根本心里没有外公,就知道回来蹭点好处的人。

    翁春梅有点不服气,毕竟苏娥梨回来带了那么多的东西,根本就不能算是蹭吃蹭喝。

    但她在翁柳枝面前已经懦弱惯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看一眼苏娥梨,暗暗地替她发愁。

    田氏忙站出来打圆场,“梨丫头带的这些吃的够多了,光那两只山鸡就值不少钱,够了,已经够了。”

    “外婆。”苏娥梨笑了笑,“那确实不能算。”

    还算她有点自知之明,翁柳枝哼笑一声,她今天就想看苏娥梨出丑,她越丢人才越好!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苏娥梨竟然紧接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木匣子。

    “外公,我也给您准备寿礼了,多亏表姐提醒,要不我还真就忘了呢,您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翁柳枝还是一脸的看不上,“什么忘了,根本就是拿不出手吧。”

    她笃定苏娥梨送的东西不如她,要不怎么刚才都拿不出来呢,肯定是这样没错!

    翁根茂似乎也是这么猜测的,他笑呵呵地收下了苏娥梨的寿礼,故意不打开,好让她保全了这个面子。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我看着心里啊,真是欣慰!”翁根茂笑着收了起来。

    “爷爷你不看看是什么东西吗?”翁柳枝不依不饶,这么难得的让苏娥梨出丑的机会,她可不能错过了啊!

    翁根茂笑着说:“等会打开也是一样的,先吃饭,吃饭啊。”

    苏娥梨不急不慢地说:“爷爷您还是打开看看吧,当时我买的时候,店家就说过,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退换的。您先打开看看,有没有瑕疵。”

    翁柳枝嗤笑了出来,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还有没有瑕疵?

    既然苏娥梨也这么说了,翁根茂就没有不打开的道理了,翁柳枝瞪大眼睛,紧盯着那个小木匣,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嘲笑苏娥梨。

    谁也没想到,当翁根茂打开木匣的一瞬间,翁柳枝就笑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

    那木匣里面,躺着的竟然也是一个酒杯,但那是一个明晃晃的银酒杯!

    翁根茂也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外孙女会送给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

    “梨丫头,这……这也太贵重了啊!”

    “只要外公您喜欢,它就不算贵重。”苏娥梨认真地说,说完又一笑,“再说了,刚才表姐不也说过了么,心意最重要。”

    她这句话,就像是个巴掌狠狠甩在了翁柳枝的脸上!

    要是个换个别的东西估计也就算了,可她的偏偏也是个酒杯!

    刚才还看不出来翁柳枝的酒杯又多粗糙,多廉价,现在被这个明晃晃的银酒杯一比,她送的那个木头酒杯,简直……什么也不算了!

    她这是故意要让自己出丑啊!翁柳枝咬的牙齿咯咯作响,刚才她分明可以直接拿出来,但她这么磨磨唧唧,不就是为了跟自己比,好让自己难堪吗?!

    翁柳枝气的,碗里的肉也不香了。

    这会儿她脸上一点都挂不住,原本她还想趁着爷爷过寿,送他个小玩意儿,顺带表彰一下自己多有心意,好让自己再从老人那捞点好处。

    可现在——被苏娥梨这么一比,她的心意根本就一文不值了!

    安氏也气的够呛,但她可不是有便宜不占的人,她用胳膊肘捣了下女儿,示意她快点吃,这可是平时都不怎么吃的着的肉呢!

    翁根茂却觉得自己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好,“梨丫头,这东西太贵重了,要不你还是拿回去,贴补贴补自己的生活吧。喝个酒,用普通的酒杯就行了。”

    苏娥梨认真的摇了摇头,“外公,你一定得收下。我娘还在世的时候,就经常感慨没有对您二老好好尽孝,这只银酒杯,也算是我替我娘送给您的,您一定得收好了。”

    提起那年纪轻轻就过世的小女儿,翁根茂眼眶就有点发红。

    “是,你说的是,我收起来,好好收起来……”

    苏娥梨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早就看出来了安氏不安好心,今天她送给外公这银酒杯,要是不好好说道说道,保不齐怎么就会到了安氏手里。

    “外公您多吃点。”苏娥梨夹了一筷子鱼丸,放进了翁根茂碗里。

    翁根茂又是感动的一阵泪水连连,“哎,我多吃点,多吃点。要是你娘现在也在就好了……”

    “是挺好。”安氏不阴不阳地接上一句,“能吃上肉的日子可不多。”

    翁宽河用力瞪了她一眼,“吃饭也堵不上你的嘴。”

    “你看你。”安氏委屈的不行,“我不就是说两句嘛,再说了,我说的也不是假话啊。”

    一直闷头吃肉的王氏,这会儿才抬起头来,“是,老二家的是说的没错,咱平时吃肉的日子就是少啊。”

    王氏端着一副老婆婆的架势,质问起了田氏,“平时两家的银钱也不是不交,你是怎么计划的,让咱家好些天都吃不上顿肉,你要是不会管账,趁早把管账的差事交了算了。”

    安氏一听,眼睛就骨碌了起来,管账,这可是好事儿啊!

    鲁氏眉头却暗暗皱了起来,她一直都知道,老婆婆偏心二房的安氏,但管账这事要是真交给了她,他们大房以后还真是彻底一点好日子都没有了。

    被当着孩子的面这么说,田氏脸上有些挂不住,“娘,咱家的钱就那么些,不是我不想让你们吃肉,是这钱确实不够花啊。”

    安氏要么不交,要么交了就想尽办法扣回去,还得顺带再扣点别的,他们的日子能正常维持下来就不错了!

    王氏的婆婆架子顿时又端上来了,她放下碗,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