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战国大召唤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发配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发配

 热门推荐:
    韩晨抱起花木,看向一眼窦漪房,当即道:“此次我大概被废!为避免牵连你,你可先回窦家!三年之后!你可自行婚嫁,不必受我牵连!”

    窦漪房整个人微微一愣,韩晨这是在为她考虑嘛?她应该怎么做。

    乾坤殿

    韩毅怒坐在王位上,好好的家宴被搅和的不像话,而这时候,杨玉环神色慌张的跑来,哭的是梨花带雨:“大王救命啊!太子要杀我!”

    “够了!还嫌不够乱吗?“韩毅气不打一出来,猛然拿起一个酒樽砸在了杨玉环一旁,连连弹了几下,这才停了下了,杨玉环整个人吓的瑟瑟发抖。

    韩宁眉头微微一锁,看杨玉环这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当即跪伏在地道:“父王息怒!这件事情还是等大哥来了在做定夺!”

    韩枫却是在一旁看好戏!正所谓坐山观虎斗,说的就是他,而魏嫣雨听到杨玉环污蔑自己的儿子,心头大火,正欲和他辩解,但看韩毅发着大火,这才努努嘴,不在说什么。

    而此刻韩晨抱着花木的尸体,双目无神的走来,后面的窦漪房生怕韩毅出点什么事情,到现在都跟着,上面看着的魏嫣雨,看着韩晨进入大殿,猛然跑了下去,看着韩晨在看向花木,魏嫣雨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好似在看韩晨,像是要问出答案。

    韩晨呼着一口冷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含着冷水道:“死了!”

    “………啊!”魏嫣雨神色猛然愣住,当即要昏阙到地,韩晨当即伸手,搀扶住魏嫣雨,神色显得暗淡。

    “孙子………没了!”韩毅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长孙,就这样没了吗?

    韩毅微微退后,整个人一个踉跄,卫子夫见了连忙搀扶一把,当即大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随后恶来把亲眼见过事情经过的副将带来,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个清楚,韩宁听罢,当即抓住机会,冷哼道:“父王!太子心思歹毒!欲杀我母!有失德行,请父王为孩儿主持公道!”

    韩枫眉头一锁,看向下面站着未走的赵飞燕,连忙给自己母亲使了一个眼色,赵飞燕会意,当即道:“大王!这说来也怪杨玉环她自己!谁知道她是真的摔倒!还是………!”

    “赵飞燕!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杨玉环一听不对劲,当即抬头要和赵飞燕争吵,两人本就不和,现在赵飞燕不踩自己更待何时。

    “太子!你杀了李瓶儿!难道没有想过后果吗?“韩毅不敢相信,以韩晨的睿智,不该这么冲动啊。

    韩晨微微抬起头,看向韩毅,摘下自己的发簪,随手扔在地上,面色冰冷道:“小四说的对!这帝王家!的确冷酷到家了,难怪他要离开这里!这个太子你收回去也罢!不收也罢!这个帝王之位!谁爱当!谁他娘的当去吧,我韩晨不干了!”

    “君子死而冠不免!你可想清楚了!将这玉簪捡起来!此事孤可以当做没发生过!“韩毅眉头凝重,韩晨是自己最看重的儿子,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太子!莫要冲动啊!”卫子夫面色凝重道,眼下的局面谁都没有想到。

    “君子不过是一群自命不凡的废物!这个世界小人才是帝王的生存法则!”韩晨面色淡然,双目依旧绽放着光芒。

    “混账!”韩毅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转念一想,这韩晨看透了这个层面,倒也是不容易,毕竟韩毅表面上是正人君子,但背地里阴人的手段是层出不穷,韩毅正坐在王位上,看向韩晨道:“传孤令!收回太子府府兵!韩晨立即押送洛阳周王宫!没有孤的命令不得出宫!庞万春因失察之罪!贬为洛阳偏将,无孤的召令不得回长安!”

    “诺!”典韦当即领命,而庞万春整个人确是如雷轰顶,但更多的是大难不死,宫中都死人了,自己这颗脑袋总算是保证了。

    “传令下去!宇文成都接替庞万春之位!彻查此时!宫里彻彻底底的清扫,在发生此类事情!皆斩!”韩毅面色凝重道。

    “诺!”

    韩晨看了一眼韩毅,神色显得淡然,深深看了一眼韩宁,半响大步而。

    韩宁心中确是如蒙大赦,韩晨走了!起码今天有自己的意外收获,然而事情却还没有结束,韩毅看向杨玉环,面色阴沉道:“杨玉环送入寒影宫,无孤之令!任何人不得放其出来!”

    “啊!”杨玉环猛然抬起头,一脸的错愕,韩宁脸色煞白,当即求情道:“看在儿臣劳苦的份上,放过我母亲吧!李姨娘的死!我母亲已经够悲伤了,还望父亲扰了我母亲吧!”

    “罢了!禁闭三年!”韩毅不愿多说!直接挥袖离开,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

    韩枫虎门盯着韩宁,这件事情表面上是韩宁赢了,但韩枫看的确不简单,第一韩晨的太子位没有被废!二这件事情没有扩张!韩毅将韩晨发配到洛阳,为的不过是息事宁人,不把这件事情捅到朝堂上,要不然以韩宁的性格,必然会大做文章,而只要韩晨一日不回长安,韩宁也不好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三韩晨去了洛阳,杨玉环又被禁闭,是为了防止两人继续产生矛盾,从而引起更大的乱子。

    庞万春是什么人,韩毅的心腹,此刻竟然被韩毅派出去看护韩晨,其实等于变相的保护韩晨的安全。

    这些事情做的可谓是天衣无缝,桩桩件件都在维护着平衡,韩枫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这个父亲,到底是当了怎么多年的君王,果然好手段,韩枫深深的看了一眼韩毅,半响道:“看样子!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昏暗的马车内,韩晨默默无语,窦漪房就这样看着韩晨,半响道:“我跟你去洛阳!”

    “不用!你可以离开!回到窦家!他们会保护你的!”对于窦漪房的好意,韩晨并不领情,花木死了,他正好找个地方,好好静静。